返回

AV拍摄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3:隐藏天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中午,乔桥带着景闻和海蝶准时抵达了演播厅。
    专访的时间其实安排得非常刁钻,晚上就是决赛,故意把专访排在决赛之前,连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景闻,摆明了是要一击必杀。乔桥抗议也没用,只能一遍遍叮嘱景闻,但愿他这次能在镜头前稳住。
    到了地方,景闻先进去,乔桥落后了两步,结果就被人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海蝶一蹦叁尺高:“什么叫闲杂人等?我们是景闻的导师和队友!”
    保安铁面无私:“我们只按规定办事。”
    海蝶:“我不跟你废话,把你们领导叫来!”
    保安动也不动,翻过来覆过去都是‘规定’二字。
    乔桥见状本想劝海蝶不要纠缠了,在外面看直播一样的,结果眼角一瞥发现一个妙曼的身影正往这边走来。
    千分之一秒里,乔桥瞬间戏精附体,一把扯住景闻的胳膊,声泪俱下:“不行,景闻你不能进去啊!”
    趁着景闻低头看她,乔桥狂使眼色,景闻愣了几秒后恍然大悟,从善如流地把她的戏接了过来:“对,如果乔姐不能进,我也不进了。”
    海蝶背对着走廊,一头雾水:“你们这是搞什么……”
    乔桥怕他露馅,抢先道:“我不管,景闻嗓子刚好,怎么能再受这种刺激!导演呢?我要见他!”
    这时候萧曼雨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明知故问道:“怎么了?这么热闹?”
    乔桥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立马扒住她的裙子,把那件价格昂贵的包臀裙攥得全是褶,萧曼雨想推开她又不得不顾忌着外人的眼光,笑得很是勉强:“你这是干什么啊?有话慢慢说。”
    “景闻不能做专访!”乔桥那架势好像景闻不是要上台而是要上断头台,“他不能见那个女的,见了他一定会疯的!”
    一边说她一边用手捂住脸,指缝里偷偷看后面的景闻,少年摇了摇头,意思是演过了。
    呃,好吧,用力过猛了,那我收一收……
    不过萧曼雨似乎并未起疑心,当着外人的面,她很乐意维护她的温柔形象,不断地跟乔桥说因为主办方信任景闻才安排了这次专访,否则‘强奸犯儿子’的名声一定会影响景闻的星途,只要他今天好好道歉,不会出问题的。
    乔桥连忙点头,又提出要陪着景闻进演播厅。
    萧曼雨:“这个我也做不了主,抱歉。”
    乔桥开始一哭二闹叁上吊,萧曼雨只好安排保安拦着点,她亲自带景闻进去了。
    等萧曼雨一走,乔桥马上没事人似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冲海蝶招招手:“走了。”
    留下几个保安面面相觑。
    海蝶竖大拇指:“乔姐,还是你高。”
    “演戏演全套嘛。”她嘿嘿一笑。
    等回到宿舍,直播已经开始了。
    屏幕上先出现了上次那个女主持的脸,她简单地带着观众回忆了一下前情,然后镜头一转,落到旁边的景闻身上。
    乔桥抓起一把瓜子:“咦,我发现景闻也挺有演戏天赋嘛,这个表情很到位。”
    海蝶也跟着一起嗑:“可能本色出演吧,小闻肯定也挺紧张的。”
    两人昨天给景闻做特训做到半夜,于是台上的景闻完美地挂着两个大黑眼圈,再加上化妆和打光,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脸色苍白神情委顿,跟霜打得茄子似的,蔫了吧唧的。
    景闻越蔫主持人就越亢奋,上来就先抛出几个犀利的问题直戳景闻心窝,少年每听一个问题脸颊都抽动一下,像是承受不了即将崩溃似的。
    “景先生,请问你回去之后是否有详细了解当年的事情呢?”
    “你不告而别之后,有想过受害者的心情吗?”
    “听说你前阵子嗓子受伤了,现在应该好了吧?为什么不说话呢?”
    然而无论主持人怎么逼问,景闻还是低着头一句话不说,演播厅里那么多镜头都对着他,景闻的表现不仅没有进步,反而看着比上次还糟糕。
    台下的萧曼雨不由得露出笑容,她轻轻抬手,示意主持人不要在这个环节过度纠缠,直接进入重头戏。
    受害者再次被请了出来。
    观看直播的乔桥和海蝶情不自禁地坐直了身体。
    女孩跟上次一样,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不过她本来就是‘工具人’,只要安静当个背景板就行了,因此主持人并没有问她什么问题,介绍了几句之后就想继续把矛头对准景闻。
    没想到景闻这时候站了起来。
    他无视了主持人的警告,径直向女孩走过去,女孩瞪大了眼睛,手下意识地抓住椅子,浑身紧缩,恨不得把自己嵌进椅背。
    景闻在距离她五步远的地方站定,轻声说:“我不会伤害你的。”
    主持人:“呃,景先生,请回到你的座位上,我们在直播——”
    景闻理都不理她,仍然看着女孩的眼睛:“不要害怕,我不是他。”
    少年声音清澈极了,刻意放软语气的时候听在人耳中犹如一支羽毛飘落,而且他的表情是那么真诚,目光坚定不移,只要你跟他的视线对上,你就会不自觉地相信他说的话,相信他不会伤害你。
    乔桥暗暗吃惊,这上镜效果比她想象的强一百倍啊!昨晚的训练没白费。
    女孩的身体渐渐停止了颤抖,她不太敢看景闻,但是又忍不住去看他,景闻始终耐心地等着,反复强调自己不会伤害她,如果她愿意,可以点点头,他想走过去跟她正式道个歉。
    当景闻说出‘道歉’二字的时候,台下的工作人员们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不是预设好的内容,大家都有点不知道这么办了。
    主持人也很尴尬,她现在完全就是个局外人,话都插不上。这时候萧曼雨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先拍着,静观其变,毕竟观看直播的人数越来越多了,这时候硬掐断直播,可能会引起观众反弹。
    终于,女孩在景闻的眼神攻势下败下阵来,她微微点了点头。
    景闻小心地往前走了一步。
    他一动,女孩就又害怕地缩了回去,于是景闻站住,等女孩适应了,才走第二步。
    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女孩的面前,然后缓缓地跪了下去。
    “对不起。”景闻的声音回荡在演播厅上空,他仰头看着面前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这句话我说得太晚了。”
    女孩看着他,眼眶迅速聚集泪水,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哭得那么伤心,即便没有带麦,但她的哭声仍然通过景闻的麦传到千千万万个观众的耳朵中,罪犯已经绳之以法,她也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这声道歉,她今天才等到。
    “我跟我父亲已经断绝关系了,但那只是逃避责任的做法。”景闻仰头看着她,认真道,“我是他的儿子,我体内流着他的血,父债子偿,这是我应做的。你愿意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吗?”
    “我……”女孩终于开口,“我永远不会原谅。”
    “你不需要原谅。”景闻平静地接话,“做错了事的人只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才会乞求原谅,我不需要,我愿意一辈子背负这份痛苦,况且我的痛苦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海蝶转头看乔桥:“是你给他设计的词?”
    “不是。”乔桥表情复杂,“我没告诉过他应该说什么。”
    直播画面里,女孩彻底愣住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就在她又要张嘴说什么的时候,直播画面被突然掐断了。
    海蝶:“我靠!怎么搞得?”
    “哈,看来萧曼雨意识到了,再播下去只会给景闻圈粉。”乔桥忍不住咧开嘴,“不过掐晚了,这时候掐还不如不掐呢。”
    海蝶也打开手机,直播间关闭后观众仍然可以发言的,几乎所有人都在刷着问号,眼看没有恢复希望后一些观众便开始破口大骂。
    “主办方做个人吧!凭什么掐直播?”
    “RNM,把老子刷的礼物吐出来!”
    “我现在相信阴谋论了,有人要搞景闻吧?早不掐晚不掐这时候掐?”
    “有阴谋+1,都好几年了受害者又突然被找来了,还愿意上节目?背后没有资本推动我不信,景闻是动了别人的蛋糕吧?”
    “景闻真是小天使,希望大家给他个机会,不要再骂他了。”
    “……”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阴阳怪气的评论,不过只要完整看过直播,大部分人都会被景闻的真诚打动。
    景闻对受害女孩跪下的片段也开始在网上疯传,甚至还引起了一场关于‘犯罪者的家人应不应该受到社会歧视’的大辩论,网友们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变相地为景闻和节目增加了热度。
    中午做的专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景闻的口碑就基本完成了大逆转,而且路人盘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扩大了几十倍不止!很多不关心综艺选秀的人也被这次的道歉事件吸引,虽然他们不会马上变成粉丝,但足够景闻在娱乐圈中混个脸熟了!
    普通艺人如果没有资本做靠山,想混一个这样的脸熟难如登天!
    “乔姐。”海蝶突然转过头,很认真地看着乔桥,“你可能是娱乐圈最棒的经纪人,但你自己不知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