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66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星迟疑了片刻后才有些僵硬的将手放在了他的后背,好似安抚一般的轻轻拍着。
    过了许久,周景和才终于将长星松开,而长星也才恍惚想起了那日发生的事,她忽然想起绿玉,止不住有些紧张问道:“绿玉她在哪?”
    提及绿玉,周景和便想起她害了长星腹中孩子之事,脸色不由微微发沉,“这个绿玉谋害皇嗣,论罪,当诛。”
    长星心里不由得一慌,下意识拉紧周景和的衣袖道:“你杀了她?”
    周景和见长星满脸慌乱,叹息道:“若不是你,朕便是杀了她也不能让她就这样痛快死了,朕知道你在意她,所以并不曾动她。”
    听到这,长星才算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她……还能回长秋殿来吗?”
    周景和将衣袖轻轻往下拉了拉,掩盖住了那一片乌青的扎痕,轻声道:“你想见她,那朕便让她回来吧。”
    这一瞬,他觉得好似旁的东西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只要还能见到活生生的她,就已经很好了。
    绿玉没想过自己还能从监牢里面出来的。
    她甚至没想过自己能活到现在。
    那日她去见周景和,其实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毕竟她害死了长星腹中的孩子,那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是皇嗣。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可能让陛下容忍她这样的罪人。
    她被关在监牢里面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长星。
    她犹记得她被抓起来的那日,长星因为中毒早已奄奄一息,她虽然竭尽全力去请来了陛下,可却也不知最后结果。
    监牢里向来是暗无天日的,瞧不见外边的阳光,也无法探知外边所发生的一切。
    能见到的只有每日送来膳食的宫人,不管她向那些宫人询问什么,他们也都不会多说一句,只会沉默的将膳食放在她面前,等到了时辰,再将碗收走,不管她到底是否吃了。
    所以被关起来的这几日,她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被放出来,又被送到了长秋殿,见到了还好端端活着的长星,她才终于将一直半悬着的心放下来。
    长秋殿又恢复了从前那般热闹的模样。
    许多宫人挤破了脑袋也想再来长秋殿伺候。
    而承阳殿却是只是昙花一现,很快被大家所抛之脑后。
    之前那些费尽心思才好不容易从长秋殿调离的宫人见了如今这般的局势变化,一个个的也都是唉声叹气的。
    也有不少知晓这些宫人当初是如何求爷爷告奶奶的说要跳出长秋殿这个火坑的宫人在暗地里嘲笑他们犯了蠢。
    若是当初他们好好守在长秋殿,对长秋殿那位主子多几分忠心的话,如今怕是早就飞黄腾达了吧。
    可惜当初爬高踩低,现下再想回到长秋殿去,也只是痴人说梦了。
    周景和陪在长星身边的时间更多了。
    有时候是他看书,她在边上摆弄着针线,有时候是他在批折子,她在边上帮他研墨……
    恍惚间,周景和总觉得他们好似回到了从前。
    或许境况不同,身份不同,可周景和想,他们是一样的,还是原来的那个长星与周景和。
    承文殿。
    周景和刚将一本折子打开方才看了一眼,便直接啪地一声合上,带着几分火气的随手将它摔在了桌面上。
    边上伺候的元庆敏锐的觉察周景和的神色不对,于是便讨好的奉上茶水,“有些朝臣说话是气性大了些,陛下不必往心里去。”
    周景和冷哼一声道:“从朕在昨日早朝时提了一句,说想让长星坐这皇后的位置,到今日,上书来驳斥此事的折子看了二十道都不止,个个说得天花乱坠的,其实他们想说的就只有一个,那便是身份。”
    闻言,元庆左右不敢得罪,只能小心翼翼道:“这敏美人的出身是差了点,陛下倒也不必急着让敏美人一步登天,不如徐徐图之,先升一升美人的位分,等到了时机再封后也不迟。”
    可周景和面色却并未缓和,他道:“朕已经坐到今日这个位置上,大周的事物桩桩件件都能做得了主,怎么偏偏这事就做不了主?朕早就不需要什么出身高的女子来帮衬,这封后的事情,就算他们这些人有千万般的不愿,朕这道旨意,也还是要下。”
    元庆闻言正欲说些什么,又听周景和道:“帮朕磨墨,这道旨意,朕亲自来拟。”
    元庆见此,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不过此事虽说荒唐了些,可前朝之中也并非是没有过先例,况且周景和自即位以来兢兢业业,减免赋税,提拔能臣,也以身作饵将北岐危机彻底清除,如此功绩,早已被大周百姓所称道。
    只是将皇后之位给了个身份微贱些的女子,百姓们就算议论,也不至于因此生出贬低心思来。
    毕竟对于大周百姓而言,君王能帮他们做什么实事远远比他娶了何人为妻要重要许多。
    那些朝臣们之所以反应如此之大,除了长星出身不高之外,更重要便是这件事情与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
    那些有些身份的朝臣,没几个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往宫里头塞,只要是皇后这个位置还空悬着,他们便能有机会。
    只是这事虽然在他们这儿算是默认的,却也没人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所以那几本折子上,周景和能看见的才会只有一遍又一遍的拿长星身份做的文章。
    周景和提笔濡墨,很快在明黄绸缎上将那道旨意写就,接着等那道旨意上的墨迹干透,方才小心收起。
    元庆见此有些不解问道:“陛下不让奴才去长秋殿宣旨?”
    “不急。”周景和微微勾了勾嘴角,“朕想亲自将这道旨意送到她手中。”
    元庆了然,笑着应下。
    再过一日便是除夕了。
    长秋殿院子里的积雪被清扫得很是干净,即便是清晨落下的薄薄一层雪,也被负责洒扫的宫人处理了去。
    没人敢在这儿偷懒。
    午后的阳光正好,长星与绿玉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阳光透过枝叶稀疏的照下来,斑斑点点的落在她们的身上。
    周景和过来的时候,她们正聊到青州。
    长星将一双手撑在膝盖上,星碎的阳光点在她手背上,她一边回忆一边说道:“青州啊,有很长很长的街道,他们白日里街道上的人稀疏,反而是到了夜里,来往的人才多了起来。”
    绿玉自小跟在孟娉瑶身边,从前在丞相府便少有出门的时候,如今到了宫里,想要去外头一趟更是千难万难。
    所以她听着长星的描绘,眼里也不禁有了几分期待,“长星,你说,青州的除夕夜,应当会是什么样子?”
    长星思索了片刻后才道:“应当有挂满一条街的灯,很亮很亮,等你踏入那条街道的时候,会发现那里就如同是白昼一般,会有灯谜,有许愿的河灯……”
    绿玉惊奇道:“你也不曾在那儿过过除夕,怎么都知道?”
    “我在那儿过了中秋啊。”长星的声音里少见的多了几分周景和许久不曾见到过的雀跃,她微微扬起头道:“那儿的中秋灯会真是热闹极了,街上的人多得都走不动道,灯谜猜对了,河灯便能免费送,我还去青州的那条河边上放了河灯,许了心愿呢!”
    绿玉满眼羡慕道:“你许了什么心愿啊?”
    “我许了……”长星刚要说出口,声音却戛然而止,面上的笑意也变得勉强,她低下头道:“时间过去太久了,我忘记了……”
    而站在后边的周景和想起来那日,长星写在河灯上的心愿。
    岁岁有今朝。
    她的心愿,是往后的每一年都如同那一天一般快乐。
    他不由得捏紧了手中那道明黄的旨意,写下这道圣旨时的喜悦也被尽数冲散。
    他猛然意识到一个极为可怕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他给长星的,可能根本就不是长星想要的。
    明明在青州时,她不过是一个寄住在萧家,没有任何尊贵身份的人,可那个中秋夜,却是她最快乐的时候。
    正当他想得出神,却有宫人在进出长秋殿时正好瞧见了他,吓得那宫人连忙跪地行礼。
    听到了动静,长星与绿玉也连忙起身行了礼。
    周景和便不得不走了出来。
    “今日身子可好些了。”他将那道旨意收入袖中,然后一边搀扶长星起身一边关切问道。
    长星笑着点头,“多谢陛下关心,有谢太医的方子日日调理着,臣妾觉得好了许多。”
    听到她这客气中夹着生疏的话语,周景和拉着她的手微微一顿,片刻后,他低声道:“长星,在朕面前,不必这样事事拘礼。”
    长星嘴里应了是,可目光中却仿佛带着几分不解。
    他深深吸了口气,转了话题道:“明日便是除夕了,长星,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朕帮你实现。”
    长星仰起头看他,问道:“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周景和顿住,他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紧绷的指节好似能将骨头捏碎,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手猛然松开,脸上也勉强带了笑,他点头道:“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两个月后。
    上京街上的几个百姓正在议论着一家绣坊。
    “听说有心想学,那里可是不收银子的。”
    “真的吗?好歹也算个手艺,当真能免费学?”
    “这是自然,我家大妞已经学了有好几日了,原本那鸳鸯绣的只勉强能瞧出是只鸟来,现在已经有几分鸭子的模样了,可见这绣坊的老师是用了心在教的。”
    “听说前几日还有不认真学的被赶了出来,可有这回事?”
    “那是人家绣坊的规矩,本来就不收银子,你去占了位置还不好好学,可不活该被赶出来么……”
    听到这,周围的百姓皆是点头,都觉得这话有理。
    而此时他们口中那开在东街的绣坊正是热闹,这绣坊虽唤做绣坊,可又不只是绣坊,边上还连带着开了一家占地不大的铺子,里边卖着的是绣品。
    按着绣品的精细程度,完成度有高低价格的排序,不管是兜里只有两枚铜板的,还是怀里揣着几锭金子的,都能在这买着合心意的东西。
    所以早上店门一开,里边便有了络绎不绝的客人,负责收银子的绿玉忙都忙不过来。
    入了夜,铺子的们关了,绿玉一边拨着算盘珠子对着账本算账,一边开口道:“明日可得再请个收银子的伙计过来了,这铺子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我一个人那里顾得过来。”
    长星倒了茶水送到她跟前,又笑着道:“放心吧,前几日走了的春娘明天回来,到时候一块儿帮着收银子。”
    “春娘?”绿玉拨着算盘珠子的手一顿,“她不是不学刺绣了吗?”
    “不学刺绣是她实在没这天分,她自个不想浪费时间,可她帮着她爹做了几年豆花生意,收银子是在行的,你就放心吧。”长星认真解释了一番。
    听到这儿,绿玉不由叹了口气,嗔怪道:“你呀……”
    她何尝不知,虽然长星这嘴上解释了一堆,可其实之所以让春娘回来做这份工,无非是那春娘爹腿上受了伤,需要银子治疗。
    春娘从前虽然跟在她爹身边卖了几年豆花,可她只是磨豆花那个,收银子那个从来都是她爹,这算账的事,也都是她爹来做。
    她大字不识几个,哪里能做明白这算账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