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65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按理来说这可是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掉脑袋的事儿,就算自己与他们真有几分交情,也绝不到他们问也不问就能为自己做掉脑袋的事儿的地步。
    可她病急乱投医,只着急着尽快逃离皇宫,哪里顾得上细想这些?
    乐容与文冬被押送到长秋殿的时候,夜色已经深了。
    周景和这几日夜里本就睡得少,这会儿还不曾歇息,听元尧禀报说是抓住那背后之人,他面上的倦意都好似尽数消散,当即道:“即是抓住了人,那便马上带过来,朕要亲自审问。”
    元尧知道这几日周景和几乎是日日在为这事忧心,而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敏美人,也只剩下三日光景,所以自然不会多言,连忙应着见乐容与文冬带了进去。
    见了她们二人,周景和并未顾着旁的,一开口便质问道:“你们两个狗奴才还不把给长星下毒的药方交出来?”
    乐容闻言猛地抬起头看向周景和,怔愣道:“陛下,不曾认出我?”
    周景和皱了皱眉,显然没耐心与她多言,只瞥了她一眼道:“满宫上下的宫人那么多,朕为何要认得你?”
    他虽说看清了眼前人的面容,但因着她身着寻常宫人服饰,所以周景和根本不曾辨出这人是乐容。
    也就是说,他与乐容相处那些时日,甚至都不曾细细瞧过她的模样。
    乐容好似受了极大的打击,她顾不得恭敬,依旧直挺挺的看着周景和,面上的表情似哭似笑,“原来陛下竟连我生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见她如此,周景和也意识到了什么,迟疑道:“你是容美人?”
    虽说周景和最终还是认出了她来,可乐容却依旧很是崩溃,她从不曾想过她费了那么多心思步步接近周景和,到头来他竟是连她什么模样都没记住。
    可周景和却没心思与她在这儿悲春伤秋,只有些烦躁的威胁道:“朕没时间与你闲谈,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今日你若是不将那道方子交出来,那你便只有死路一条!”
    乐容一步步站起身来,她本就生得娇媚,再加上那双潋滟的眸子,举手投足之间又添了几分诱人的气息,她步步靠近周景和,开口道:“陛下当真这么在意那位敏美人吗?真的那么……”
    周景和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沉着脸,分毫不留情面的死死掐住乐容的脖子,“你以为你是谁,敢来质问朕?你最好乖乖将那下毒的药方拿出来,否则,别怪朕不客气。”
    说着,他的手指微微用力,乐容便感觉到自己已经几乎无法呼吸。
    这已经是她第三回 在周景和这里体验到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了。
    第一回是在承文殿,她趁着周景和酒醉想勾引他的时候,第二回是在承阳殿,明明二人共处一室,可周景和却对她视而不见的时候,第三回便是今日。
    她知道周景和还不曾拿到药方,那不管如何也肯定还是会留她一条性命的,可即便如此,那种脖子仿佛要被拧断的疼痛感还是让她控制不住的生出畏惧心思来。
    没过多久,她就开口讨饶,“陛……陛下,我可以将药方……给你。”
    因为被掐住了脖子,她的每一个字都说得无比艰难。
    周景和得到了想要的答复,这才缓缓松开手,他的手一松开,乐容便仿佛失去了所有支撑一般摔倒在地,显得极为狼狈。
    可周景和却只问她,“那药方到底在哪里?”
    乐容勉强爬起来问道:“若是我给了药方,陛下会给我一条活路吗?”
    周景和点头,“可以。”
    “就算陛下答应给我一条活路,也总有千万种法子能将我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乐容笑容苦涩中带着几分绝望。
    周景和宽大袖袍底下的五指不由得绷紧,沉声道:“所以,你到底想如何?”
    乐容仰头看向眼前人,面上依旧带着笑意道:“既然我早便没了活路,那自然也不能让你们好过,那毒是我自个配的,药方呢,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是我这人记性不好,就连这药方也是只记住了一半,若想要正确的方子,得要一个帮我试药。”
    周景和点头道:“这不过是小事,朕可以马上安排。”
    “陛下。”乐容掩嘴笑道:“我要您来做这个试药的人。”
    在场之人听了这话都不由得一惊,就连文冬也不曾想到她竟会说出如此大胆的言论来,便有几分慌乱的扯了扯她的衣袖想让她改变主意。
    可乐容却将文冬的手甩开后继续道:“喝了药之后,半个时辰之内,我可以帮陛下施针将药力逼出,如此循环往复,直至试出真正的药方?”
    “陛下觉得,如何?”
    第69章 正文完结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周景和还不曾开口说些什么, 元尧却率先发难,“这试药之事,谁人不能做, 怎么偏偏就要陛下,即便能施针将药力逼出来,这一碗又一碗汤药下去,谁能保证陛下不会出事?你又怎么能担得起这责任?”
    乐容勾唇笑道:“从前我不曾想明白陛下为何给了我美人的位置却又对我不闻不问, 今日发觉陛下竟连我的样貌都不曾细细瞧过,这才醒了神, 原来陛下不过是需要一个工具,一个惹得敏美人吃醋的工具,谁会去在意这个工具生得什么模样,是美是丑?”
    她说着,眼里也多了几分恨意, “既然注定什么都得不到,我可不想就这样被践踏一回,总是要让你们也受些苦楚才是!”
    听着她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元尧却只觉得可笑,“你从一个寻常宫人变为陛下的容美人, 难道竟是什么都不曾得到?既然只是为了钱财地位,又何必做出一副对陛下当真有几分真情的模样来?你若是不对敏美人下这毒, 如今也不至于……”
    元尧的话不曾说完,就已是被周景和打断,他道:“朕答应试药。”
    殿中的人闻言又是一惊, 元庆吓得连忙跪地恳求道:“奴才知道陛下心中记挂着敏美人, 可也不能拿自个的身子开玩笑啊。”
    有他带了头, 边上伺候的那些个宫人都乌泱泱的跪了下来, 纷纷求周景和三思。
    显然这事将他们都吓唬得不轻。
    可周景和却并未因为他们的恳求而生出迟疑的心思来,只将目光放在了乐容的身上,然后道:“写方子吧,朕说了,朕答应试药。”
    乐容似乎也不曾想过周景和会答应,毕竟就算是他对这敏美人有多么深的感情,也不至于拿他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
    乐容都已经准备好讽刺他们二人的说辞了。
    可周景和偏偏答应了。
    乐容抿了抿唇,到底点了头道:“拿纸笔来。”
    长秋殿里,虽已至深夜,可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
    周景和,乐容,以及一众太医都在。
    他们得知周景和要用这么荒唐的法子给长星试药的时候,都吓得跪地又求了一番,不过自然是没什么用的。
    他既然下了决心,便不是旁人轻易能动摇的。
    那些太医没法改变周景和的心意,也就只能极为认真的在边上盯着,乐容的药方写出来时要过了他们的眼,抓药熬药时更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到了施针这一步,谢太医更是亲自来完成。
    只是即便如此,那一碗乌黑浑浊的药喝下去,再用扎满穴位的针逼出来,也不可能对身体全然没有伤害。
    周景和每用一碗药,便让谢太医为他诊一次脉,他自然知道全然相信这个乐容是不行的,好在只要这药入了他体内,谢太医也能诊断这方子到底对还是不对。
    所以他才一碗接着一碗的喝下药汁。
    直至凌晨,他也不曾歇息。
    一夜过去,他手臂上已经留下了一片乌青的针眼,瞧着实在有些骇人。
    可药方还不曾试出来。
    眼见乐容又下笔刷刷的写出一道方子来,元尧实在有些忍不住了,“这一夜过去,陛下都已经喝了七八碗你写的药方熬成的汤药了,可这真正的药方却还不曾试出来,你莫不是故意戏耍我们?”
    乐容却只将那道药方放在桌面上,向他盈盈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们只需要考虑是否要用我的方子试便是。”
    见她如此,元尧面上怒火更甚,正欲发作,却被周景和叫住,他将那药方拿起递给谢太医道:“依旧是按照方子熬药。”
    谢太医叹了口气,还是应了下来。
    他将药方拿到药房里,剩下的太医都聚集在那儿。
    而乐容写下的方子共有七八张,全都被他们一应铺在了桌面上,谢太医将自己手中的药方递过去问道:“瞧得如何了,可能将解毒的方子配出来?”
    一正在宣纸上写写画画的太医闻言抬头道:“蜀椒二两,川乌五两,细幸三两……唉,怕是还差了一味药材。”
    “这是那容美人刚写出来的方子,还请诸位好好瞧瞧。”谢太医闻言也不由叹息,“为了这些方子,陛下已经被她生生折磨了一夜,这样不顾身子的试药,怎么能熬得住?”
    “就算以施针的方式将药力逼出,也总还是有些会残留于身体中难以排出,是药三分毒,积得多了,难保不会出事。”
    那些个太医自然都赞同谢太医的话,可这种事也并非是他们能说得准的,也只能道一句“尽力而为”了。
    写方子的那太医将谢太医手中容美人刚写的方子接了过来,打开之后周遭那些个太医全部都围了过来,他们极为专注的盯着药方里面的内容细瞧,还在心里默念着。
    “生半夏不对,白芷不对……”
    谢太医见他们如此,便觉得这方子一时半会应当解不出来,便绕到后边正要按着方子继续抓药,却不想被围在中间那个太医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起身道:“我知道了,川穹,这味川穹错了,应当换为这两味!”
    说着,他一边用手在药方上点出两味药材来,“一个二两,一个五两,是不是正好!”
    边上的几个太医一开始都没回过神来,听他这样说了之后才意识到了什么,顿时面上都有了喜色,“不错,难怪方才我们试了好几样药材都没将这方子解出来,原来这味川穹本就是错。”
    又有人唤道:“谢太医,方子解出来了,陛下可以不必再试药了!”
    谢太医听到声响,差点没激动得从半高的楼梯上摔下来,他快步走到那些个太医跟前,看过了他们递过来的方子之后才不由得点了头,“不错,这方子不错,看来这事终于是能了了,我这便去禀告陛下!”
    说着,他拿着方子火急火燎的走了。
    而此时的长秋殿内,却是安静得出奇。
    乐容写完了方子之后,便百无聊赖的将目光放在周景和的身上,偶尔还直起身子往帘帐里面望去,似乎想透过那层轻纱瞧清楚躺在榻上那人的模样。
    长星回宫成为敏美人之时,她还只是绣房的绣娘,并不曾有机会见过长星的真实样貌,只是听一些与她交好的宫人提起过,说那位敏美人虽然生得好看,可却也不是万里挑一的美貌,若真的说起来,恐怕比起她还要逊色几分。
    当时她虽然嘴上说着谦虚的话,说她自然是无法与盛宠的敏美人相比,可心里却将这些话当了真,觉得自己比起那位敏美人只是少了几分机缘。
    可如今看来,她的想法却是大错特错。
    她低头看着已经染上乌黑墨迹的指尖,忽然喃喃道:“陛下,你会怎么处置我,是乱棍打死,还是凌迟之刑?”
    周景和道:“你若是能直接将方子拿出来,朕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
    “陛下与敏美人是怎么相识的?”乐容却好似不曾听到周景和的话,只自顾自的接着道:“听说敏美人是陛下从青州带回来的,想来陛下与敏美人在青州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段故事了吧?”
    周景和冷眼看向她,正欲开口,却见谢太医一边快步走了进来,一边欢天喜地道:“陛下,药方子解出来了!”
    闻言,在场之人脸上皆是染上喜色,这意味着他们不用再继续提心吊胆的看着周景和试药了。
    唯有乐容怔愣的看着他们,握笔的那只手无力的垂下。
    接着从衣袖里摸出那颗乌黑的药丸,一咬牙,到底是塞进了嘴里。
    这种死法,比被乱棍打死要轻松许多,是她一开始就准备好的。
    陪他们这样玩一场,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就像她自己说的,不甘心就这样被践踏一回……
    太医院解出来的方子是对的。
    长星在用过那副汤药之后,脸上渐渐有了血色,她是在第二日半夜里醒过来的。
    她醒来的时候,周景和正守在她床榻边上,她一睁开眼睛便正好与他的目光对上,大约是因为一直没怎么休息,他眼里布满了骇人的血丝。
    而周景和却好似愣住,片刻后方才克制不住的将她拉入怀中,“长星,再也不会这样了,再也不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