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62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在宫中呆了几十年了,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想不明白。
    所以此时她心里非但不为这事高兴,反而有几分不安。
    等到了承阳殿, 乐容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了, 见了沈嬷嬷过来, 她就像从前一样笑意盈盈主动起身走到她面前揽着她唤道:“沈嬷嬷。”
    沈嬷嬷本想行个礼, 却也被乐容拦住了,她扭头看了一眼文冬,示意她退下,文冬见乐容与这沈嬷嬷关系如此亲昵,虽然心里有几分不舒服,可到底不敢违抗了乐容的命令,只能乖乖的退了下去。
    等里边就只剩下她们二人了,沈嬷嬷也不想与她拐弯抹角,便直言问道:“容美人此番让奴婢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乐容揽着她手臂的动作微微一顿,而后笑道:“嬷嬷还是这样聪明,不管我心里头想着些什么都瞒不过您。”
    沈嬷嬷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道:“若是美人有什么事儿,还请直接与奴婢明言。”
    乐容本也不打算再费时间与她绕圈子,听她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便索性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沈嬷嬷。
    沈嬷嬷瞧那书信好似有几分眼熟,好似想起什么,有些不敢相信的接下了那封书信,等她打开那封信之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能面不改色处理妥当的沈嬷嬷脸上头一回出现了惊慌的神色,她下意识捏紧了那封书信,也不顾不上态度恭敬,抬眼质问道:“我丢的那几封信,都在你那儿?”
    乐容摆弄着手中锦帕道:“若不是看了这几封信的内容,啧啧,我是真想不到往日瞧着总是冷冰冰的沈嬷嬷,竟然会与太监有这样的一场□□……”
    “是我犯了蠢,以为你这小姑娘虽有野心,却也不算坏,只要用些心思引导,还是能走上正途来的。”沈嬷嬷苦笑,“不曾想我反而栽在了你的手中。”
    说到这儿,她又叹了口气道:“乐容,你直接说吧,用这事来要挟我是想让我做什么?”
    听了这些话,乐容面上也瞧不出愧疚来,她抿唇笑道:“既然沈嬷嬷都这样说了,那乐容也就直言了,其实乐容是想让沈嬷嬷帮我一个忙,帮我从宫外带些东西进来……”
    说着,她贴近沈嬷嬷压低了声音将想要的东西说了出来。
    沈嬷嬷听着,脸色却越发难看,“这个忙,我帮不成!”
    “沈嬷嬷别着急啊。”乐容见她拒绝,却依旧笑容不变道:“你帮不成,你那情人却能帮啊!”
    沈嬷嬷压下心头的怒气道:“你拿了这些东西到底要做些什么,我虽不如你通医术,可也知道这里边好几样药材都是害人的东西,我如何能帮你?”
    乐容摇头道:“嬷嬷这话却是说错了,没哪种药材只能用来害人的,还是要看怎么用,只要使这药的人有本事,就算是害人的东西也能用来救人。”
    “不管你如何说,这个忙我帮不了便是帮不了。”可沈嬷嬷早见惯她花言巧语的模样,自然不会被她这几句话骗了去。
    说完,她也不想再听着乐容多言,转身就要往殿门方向去。
    乐容却叫住她道:“难道你不怕你与那太监的□□被捅出去吗?”
    “你若真要如此,那便随你吧,宫女太监相好之事虽说在宫中并不常见,可也并未被明令禁止,若是这事传出去,最多不过被人嘲讽几句罢了,我与他年纪都不小了,这点风浪还是禁得起的。”沈嬷嬷神色却已经平静下来,显然已经将这些事尽数想了个明白。
    眼见沈嬷嬷就要出了承阳殿,乐容咬了咬牙,只能开口道:“那若他是个假太监,真男人呢?”
    沈嬷嬷去推门的手不由停住,她有些震惊的看向乐容。
    见她神色如此,乐容不由得在心里松了口气,笑着道:“看来我是猜对了,沈嬷嬷那位情人根本就是混进宫来的假太监!”
    沈嬷嬷脸色极为难看,还不曾说些什么,就听她接着道:“原本看了你们二人来往的书信,就觉得这位王公公与寻常宫中太监很是不同,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同,后来找机会悄悄去见了这王公公,才发现他说话时虽竭力压着嗓子,可那语调却还是苍劲有力,实在不像是个没了根的太监。”
    “不过也不敢笃定,方才啊,也不过是没了办法,只能用这事来诈一诈嬷嬷了,不像嬷嬷关心则乱,就这样承认了!”
    沈嬷嬷见乐容这副模样,也知道今日是避不过去了。
    若只是她与王公公二人的□□还无关紧要,他们二人都差不多到了该出宫的年纪,就算因着这事在宫中被人看不起,也不过就这两年了,熬过去便是了。
    可若是王公公是个假太监的事被拆穿了,那他这条命肯定是留不住了的。
    所以沈嬷嬷只能妥协,“你要的东西,我可以帮你带来,只是我也有个要求。”
    乐容道:“嬷嬷说便是。”
    “你要用这些东西做些什么我并不想知道,只是我不想因为这一桩事受了牵连。”沈嬷嬷抬眼直直的看着眼前人,“我与他都还需两年才能出宫,我希望你能安排我们二人提前出宫,这样我们二人定然避得远远的,对于你来说,也有好处。”
    乐容思忖片刻,点头道:“那便依你,东西三日之内我要拿到,等东西拿到之后,我会即刻安排你们二人出宫。”
    沈嬷嬷松了口气,应了个“好”。
    入夜,周景和方才将手边的事处理完,元庆便主动问道:“陛下今夜可是要去承阳殿歇息?”
    周景和沉默了片刻,不曾回答他这个问题,反而开口问道:“这几日,她如何了?”
    元庆愣了片刻,小心翼翼道:“陛下问的是容美人,还是……”
    周景和瞥了他一眼,他明白过来周景和的意思,连忙道:“这几日敏美人应当都在长秋殿歇着,敏美人落胎伤了身子,恐怕要好生养些时日才能恢复。”
    周景和“嗯”了一声,而后又缓缓道:“长秋殿的东西,还是按往常一样供应着。”
    元庆应声道:“陛下不曾下了旨意夺了敏美人的位分,底下人心里便也都明白,该有的东西,自然不会缺了的。”
    “你替朕去一趟长秋殿……”周景和话说了一半,却又摇头道:“罢了,她若是想见朕,会亲自来承文殿的。”
    元庆见此,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旁人或许以为陛下真的移情他人,可他日日在陛下身边伺候,怎么会不知那容美人虽然日日与共处一室,却连个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的距离隔了一丈有余,容美人稍稍靠近些,陛下便要发怒,显然只是想用这法子让敏美人心中生了醋意。
    毕竟敏美人亲自落了腹中胎儿之事,实在让陛下心里难过,却又不舍得真的如何,也只能用这法子验证验证她心里可还对他有几分情意罢了。
    元庆想着,心道,当日陛下一时气急,话确实说得难听了些,可若是那日的敏美人能稍稍服了软,陛下怕是分毫不会迟疑的原谅了她吧。
    哪怕真是她将那孩子杀死在了腹中。
    第67章
    ◎真相◎
    算计长星落胎的事远远比绿玉想象中的容易。
    大约是因为长星确实相信她, 她方才来了长秋殿,就成了长秋殿的掌事宫女,长秋殿的一应事务都由她管着。
    她想让长星喝下那碗落胎药, 简直轻而易举。
    可这事了了,她心头也并没有多畅快。
    她虽然依旧是长秋殿的宫女,可却已经连着几日不曾管过长秋殿的事了,她知道如今长星失了势, 肯定比当初小姐的日子还要难过。
    毕竟当初的小姐至少身边还有她与长星护着,别的人与欺负不到小姐头上来。
    可长星却是孤身一人。
    她每每想到这些, 心里总免不了有几分煎熬,即便一再安慰自己那是长星咎由自取,却也依旧煎熬。
    等她终于熬不住,不知不觉走到宫门口见到侍卫副统领刘仪的时候,她也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那日长星的话, 她虽然听到了,可却是不屑一顾的。
    可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她其实已经将那些话放进了心里,不然又怎会不知不觉便去见了刘仪。
    刘仪瞧见绿玉,本来是打算当作没瞧见的。
    绿玉从六岁就跟在孟娉瑶的身边, 到如今已经有十多年之久,刘仪受恩于孟家, 也曾去过孟家拜访,见过孟娉瑶,自然也不止见过她身边的这位贴身婢子一次。
    虽然没说上过几句话, 但却算是相识。
    只是孟家如今已是败落, 任何人若是与孟家扯上关系, 定然都是落不着好处的, 所以他也不想再与绿玉碰面。
    可绿玉却没有在意这些,反而是直直的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最终他避无可避,只能勉强唤了一声,“绿玉姑娘。”
    心里却安慰着自己,如今就连这孟家小姐也已经去了,眼前的绿玉不过是孟家小姐身边的一个婢女而已,难道还能再利用当初孟家对自己的那几分恩惠来要挟自己做些什么?
    莫要忘记,自己已经帮过孟家小姐一回了。
    帮了这一回,也就算是将过往的恩情还清,旁的,他是不会再去插手了,免得惹祸上身。
    绿玉没瞧出他如今心思百转千回,只开口直言道:“我有一桩事想问问副统领,不知副统领能否行个方便?”
    刘仪没想到绿玉是过来问话的,他迟疑了片刻,到底还是依着绿玉的意思走到宫门转角的地方,压低声音问道:“不知绿玉姑娘是想问些什么?”
    绿玉环顾左右,这才问道:“我家小姐是不是……曾经托你办过什么事?”
    刘仪一愣,下意识有些疑惑道:“这事,你不知道?”
    见绿玉神色茫然,刘仪方才继续道:“孟小姐还在时,曾托我帮她将一个宫女送出宫去,好似就是她贴身的宫女,你一直伺候在她左右,应当是认识那个宫女的。”
    他以为这些事情绿玉都知晓,却不知那位孟小姐竟然连她也瞒着。
    刘仪想着如今孟小姐已经去了,绿玉又是一直陪在她身侧的人,所以对这些事也不曾隐瞒,将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说到后面,他没顾得上细瞧绿玉的神色变化,只有几分为难的叮嘱道:“只因你是孟小姐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的人我才将这事说了,还请你得为我保密,千万不能将这事透露给旁人。”
    这事虽然看着不大,可若是被有心之人听了去,想当作把柄来拿捏了他也不是难事,所以他方才这样小心。
    绿玉其实根本不曾听清他到底都说了什么,只见他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恳求些什么,于是便只是囫囵应着。
    等那刘仪走了,她还站在原地出神。
    刘仪方才所说的话依旧在她耳边回荡。
    “这事是孟小姐亲自传的书信央我帮忙。”
    “孟小姐说那小宫女曾救过她一回,希望我能安排人平安将她送出上京去。”
    “怎么会是她一人的安排?那小宫女哪有这本事,若无人帮她,她能逃出宫去,还能离得了上京?就连我都在这上面做了不少安排呢!”
    “……”
    绿玉捂着嘴,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呢……”
    自从知晓长星活着从宫外回来,还摇身一变成了陛下身边最得宠爱的敏美人,她就将长星当做了仇人。
    她满心怨恨的想着,凭什么长星能踩在小姐的骨肉上从一个小小宫女成为如今的敏美人,而小姐却死得悄无声息?
    明明长星与陛下早有一段□□,为何她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模样留在小姐身边,看着小姐日日往承文殿送汤水点心,央求陛下能来永祥殿的行为会觉得很是可笑吧?
    越是想着,她心头那颗怨恨的种子就如同得了养分一般疯狂生长,她再压不下心头的恨意,只能对长星动手。
    怀着哪怕玉石俱焚,也不想让她好过的心思动手。
    可到了今时今日,她方才知晓真相,也方才知晓她全然误会了长星。
    长星或许对她们有所隐瞒,可却从不曾藏有坏心,而小姐,也并非是因为观羽殿的那场大火受了惊吓才病情加重。
    因为那场大火,本就是她放的。
    若今日跟她作这些解释的人是旁人,或许她不会愿意相信。
    可这人是刘仪。
    刘仪是如何在得了孟家的恩惠后坐上侍卫副统领的位置的,绿玉心里很是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