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17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长星见她如今疲倦的模样,心里没由来的生出了一种凄凉感。
    想到云妃盛时是如何光景,如今又是何种境遇,思绪不自觉有些恍惚。
    又听云妃接连吩咐了几句,让他过些时候记得去同陛下提一句,将长星的身份往上抬一抬,总不能太辱没了尚书府的名声,这种原来是应当由她来办,可如今她连陛下的面也见不着,也帮衬不上什么……
    魏清嘉也都应着。
    说了没多久,云妃觉得累了,便让他们下去了。
    出了门,迎面碰上桃月。
    或许是因为魏清嘉在,桃月这会儿态度倒是恭敬了许多,甚至对着长星还虚虚福了个礼,唬得长星连忙也回了礼。
    “姑姑这几日病情如何了?”魏清嘉有些担忧的往里头看了一眼。
    桃月无奈摇头,“还是同从前一样,大夫总说是心病,只能让娘娘自个看得开些。”
    魏清嘉默了默,又吩咐道:“好好照料姑姑,若是有什么不便利的,只管来找我便是。”
    桃月连忙应道:“是。”
    魏清嘉才带着长星离了华宜殿。
    到了外头廊道上,魏清嘉停下脚步,“方才在里头,姑姑当真没有……”
    长星见他担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放心吧,你来那会儿云妃娘娘才没同我说几句话便让我回去了,瞧你那慌慌张张的样子还将我唬了一跳呢。”
    “没有就好。”魏清嘉松了口气,“我这姑姑从前脾气总是不好,听说她将你叫去华宜殿,我怎么能不担心?”
    满宫里头的人都知晓云妃的脾气,确实是不好招惹的。
    长星在她手底下差点丢了命,更是清楚当初的云妃是如何娇蛮的性子。
    所以也明白魏清嘉的忧虑,又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嘛,好啦,这个时辰你过来肯定不合规矩,赶快回去吧。”
    魏清嘉点点头,却道:“不过我也得先将你送回去。”
    长星刚要开口反驳些什么,又听他委屈道:“这些日子忙碌得紧,好容易能见见你。”
    见他如同一只需要顺毛的大狗狗一般,长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到底也是应了下来。
    第28章
    ◎那个小宫女都应当是他的所有物◎
    冬日之后就该入春了,冬日里沉积的冰雪会渐渐消融,冷厉的寒风也会缓和下来。
    可到底还没有入春,周景和坐在窗边的时候,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寒意,它们从任何所能寻到的缝隙中拼命的挤进来,然后占满了整个屋子,最后无所不在。
    文阳殿经过彻底的修缮,早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它变得那样宽敞,那样华丽,包含着圣人所有的愧疚弥补的心思,可却没有一丝暖意。
    元尧告退的时候,周景和依旧坐在窗边,好像在看些什么,又好像只是在发愣。
    元尧很少见他这副样子,就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一样,可是明明每一个计划都是顺利的,比他们所预料的还要更顺利,元尧不禁有些怀疑方才自己所汇报的内容他是否真的听了?
    “那个御史大夫。”就在元尧纠结着是不是应当再将方才汇报的内容再重复一遍的时候,周景和却突然开口问他,“是叫做顾承桓的对吧?”
    元尧连忙点头,“是他。”
    “父皇药膳里头要添的东西,多加点分量,最迟这个月底,我要听到消息。”周景和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是寻常的事。
    元尧很是意外,“殿下,可是顾承桓即便是继续往下查也只能查到我们早就准备好的答案,绝对不可能牵扯到我们头上的,您何必这样着急……”
    按照如今圣人对周景和的态度来看,他几乎是已经坐稳了太子的位置,而想要成为大周的帝王也是水到渠成之事,元尧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着急。
    “我只是不希望出现意外而已。”周景和难得与他解释了一句,“不希望任何事情出现意外。”
    元尧知道周景和的性子,只得无奈的应了下来。
    好在圣人的身体本就不算太好,不然也不会日日服用药膳,所以即便是病情恶化,只要做得足够小心,倒也不容易让人起疑。
    而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让周景和变了神色的,不是旁的事,只是他随口提及的那桩婚事。
    一开始周景和也并不明白他为何会因为长星被赐婚于魏清嘉而觉得生气,只是很快他便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无论如何,那个小宫女都应当是他的所有物,便只是跟随在他身边的一只狗,那也是他的狗,他可以杀了,可以丢弃,可以肆意践踏,但却不能接受那只狗转而追随旁人。
    反正那个位置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只是提前一点,又有何妨呢?
    比起周景和这边事事顺遂,华宜殿的情况就显而易见的要糟糕许多。
    圣人自从上次过来见了周景文,又从他口中得到那样的答复之后,便已经是失望透顶,即便是再担心,也再未曾再去探望过。
    宫殿里依旧是明亮的,奢华的,可却也透着隐隐发黑的腐烂气息。
    就好像是身体情况一日差过一日的云妃身体一样。
    因着魏清嘉被赐婚的事,魏府那边这几日连着送了好几封书信过来。
    初时,云妃还会打开来瞧瞧,后边大约也都知晓这书信里头都说了些什么,便也没了兴致。
    她知晓这桩婚事让兄长很是不满。
    如此急切的送了书信进来,不过是希望她在宫中也能出些力气,若是能让圣人收回成命自然再好不过,即便是不行,也总该做些什么。
    可云妃如今早已自身难保,因着这一桩婚事,她也曾发过怒,也曾叫骂着一个卑贱婢子如何与魏府的公子相配?
    没骂上几句,却又想起来这原本就是圣人赐下的婚事。
    整个人便如同蔫了一般,连那些责怪的话语也变得有气无力。
    后来看得开了,虽说歉疚自个不能为魏府出一份力,可也总归做不了什么。
    周景文的事已经将她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她哪里还能有心思去管旁的事儿。
    可魏行总还是不甘心。
    魏府就这一个嫡子,论才论貌都是没法挑剔的,至于婚事,虽说魏清嘉一直没见有看上眼的,可眼看年岁到了,他这父亲也并未没有留意过。
    左右上京的闺秀都是由着他去挑的。
    哪家姑娘精通诗画,哪家姑娘品貌过人,哪家姑娘贤惠端庄,他也都留了心思。
    谁料一道旨意下来,圣人竟是将宫中一个小婢女赐给了魏清嘉做嫡妻。
    那样的身份,倘若只是个妾室倒也罢了。
    偏偏是将这嫡妻的位置给占了。
    魏行左右想不通,这到底是圣人怪罪于他们魏府了,还是说有别的缘由。
    后来魏清嘉看出父亲的心思,索性也将这事解释了个明白。
    魏行知道了原来这桩婚事能定下来和自个这个儿子也有脱不了的干系顿时傻了眼,沉默了半晌方才沉沉叹了口气。
    “罢了,终归是你自个喜欢的,好歹合了你的心意。”
    本来就是圣人赐的婚,他们也只有应下的份。
    这样想想,魏行甚至觉得宽慰了许多。
    总归这个儿子也是真的有本事的,也不需要依靠着旁人。
    即便是云妃这一脉不成,往后也还是会在朝中有一席之地。
    他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第29章
    ◎成婚◎
    春日里细雨绵绵。
    旧日里覆盖的白雪都渐渐消融,在屋顶汇成了线,在树上凝成了滴。
    岁旦之后,宫中难得再热闹了起来。
    却是临近了了周景和的婚事。
    圣人看重这桩婚事,早便下了旨意,念着要大操大办。
    又说近来身子疲乏,连着立太子的旨意也一同下了,便定在婚期那日一同将这事定下。
    手底下的人迎合着圣人的心思,宫中的人便又开始忙碌起来。
    都说这是难得一回的盛事。
    没人敢在这紧要关头打马虎眼。
    顾承桓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上京的。
    顾承桓的事元尧不止一次同周景和提过。
    这位年纪轻轻的御史大夫可不同寻常,当初爬去刺杀的宫女还未来得及审问便已是服毒自尽,显然是一桩棘手案子。
    圣人将这桩案子交给他的时候,他却毫不推诿的接了下来。
    之后也是将手中之事尽数搁置,一头栽进了这桩案子之中。
    一查便是数月。
    后来圣人已经不想再继续追究此案,可他依旧穷追不舍的从上京查到了青州。
    只是因为了解到那两名宫女原是青州人士,便不远万里前去调查。
    到今日,他终于是查出了一些眉目。
    元尧原来便有遣人一直暗中盯着他,知他竟不曾受他们的误导,反而是一步步查到了周景和的身上,也多次禀告此事。
    希望能直接将人截杀。
    也算是除去了一桩隐患。
    可周景和却未曾应下,元尧虽不解其中缘由,可也知晓他这样做定然是有所考量,便也只能应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