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13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景文的事闹腾得圣人连带着对着云妃也是生出了些厌弃的心思来。
    已经是连着两个月未曾去见过她了。
    可今日夜里却是破天荒的去了华宜殿。
    云妃病了的事圣人自然是知晓了,原来他只当那是争宠的手段,毕竟这种算计云妃从前也是有过的。
    圣人喜欢云妃的时候,这种算计落在他的眼里便只是耍小性子,可若是不喜欢的时候,这种算计也就成了让他厌恶的心机。
    所以圣人初时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甚至觉得有些可笑,只是今日太医照例来请脉时他正好瞧见眼前的王太医也是往日云妃所看重的太医,于是便多问了一句,这才知晓云妃积郁成疾,竟是已经有好几日未曾下过床塌了。
    圣人听了这话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忍不住去了华宜殿。
    毕竟是几十年的情谊,周景和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其实并不意外。
    只是在他听到元尧说起圣人同周景文的对话的时候,他那从来静如死水一般的眼眸中才有了波动。
    “圣人问五殿下倘若是皇位同那个女子之间,他只能择其一,他会如何选。”
    “五殿下答,江山不及美人,故,他选清芜。”
    第21章
    ◎她的信◎
    意料之中的答案。
    可周景和没有想过的是,圣人会问这个的问题。
    哪怕他知道,这是云妃利用她自己的病情以及这么多年同圣人的情谊向圣人求来的,哪怕他知道这次周景文是彻底没有机会了,可他的心里依旧不好受。
    大约是他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元尧也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担忧道:“殿下,您没事吧?”
    “你先出去吧。”周景和捏了捏微微有些发疼的眉心,他向来没有跟下属倾吐情绪的习惯。
    元尧不敢违抗周景和的命令,只能应声退下。
    文阳殿内一片寂静,周景和坐在书案面前,心里止不住的一阵烦躁。
    大约是刻意的压抑,他很少会有情绪波动的时候,可他想起圣人对周景文说的那些话,心头便止不住的涌出一阵难堪。
    他如今所得到的一切,皆是他费尽心力得来的,在他以为他好似已经将那些东西握在手中的时候,却有人告诉他,其实有些人倘若想要得到这一切,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圣人金口玉言,他这样问周景文,就是已经做好周景文会应下这事来的准备。
    也就是说,只要周景文愿意要,那圣人会毫不犹豫剥夺周景和此刻所拥有的所有而后送还到周景文的手中……
    周景和想到这儿,眼底一片灰暗。
    饶是他自小便明白自己从不被他人所在意,这个所谓的父亲眼里也从不会有自己,可却也还是无法在这一切赤裸裸展露在眼前的时候无动于衷。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压下心头那些本不该有的情绪,可却意外瞥见被压在书底下那封信。
    不算显眼,可他偏偏一眼就瞧见了。
    他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将那封信拿了出来。
    捡到这封信的那日,他虽然没有打开,可也鬼使神差的留下了这封信。
    从承文殿搬回来的时候,他还特意的将这封信带了过来。
    可他始终未曾看过里面的内容。
    而此刻,他的心里一动,修长的手指就已经将那封信展开来了。
    看见上面歪七扭八的字迹,周景和下意识一笑,确实像她能写出来的字。
    教了她那些日子,真是没有分毫长进。
    “殿下,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很想去看望你,只是每回去都要被拦下来。”
    “我同绣竹姐姐解释了好几回,可她总不相信我的话,总说我是骗子。”
    “不过你可千万别责怪她,绣竹姐姐只是按着承文殿的规矩办事而已,也没有坏心。”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好多事啊,欣妃娘娘也走了,其实原来就只是一场风寒而已,我总以为她很快就能好起来,可是等着等着……”
    “……”
    不知不觉间,周景和竟是已经将那几页零零碎碎的念叨看完。
    长星的信写得很是直白,她平时怎么说话的,这信上就是怎么写的。
    周景和看着这封信的时候,就好似从前长星在他身边细碎的说着话一般,他捏着那张略显粗糙的信纸,不知过了多久,心头窜起的那阵异样才总算是归于平静。
    那日之后,云妃病得更重了。
    圣人虽吩咐太医院的人细心照料,可却没有再踏足过华宜殿。
    周景和心里明白,并非是圣人不记挂着云妃,而是他只要去了,云妃便会因为周景文的事跟他求情。
    云妃或许知道他对周景文已经足够宽容,可却还是幻想着更多。
    面对病快快的云妃所开口提出来的要求,圣人确实很难去拒绝,所以他只能避着不见。
    云妃如此,算是生生被她那个儿子拖累了。
    如今云妃生着病,又是咬死不肯同意周景文同清芜的婚事,这件事便也就只能拖着。
    清芜知晓这事不能着急,在周景文面前一直表现得温柔妥帖,这也让周景文对她越发愧疚。
    周景文那日的话也让圣人越发清醒。
    他从前怀疑周景和,曾让顾承桓去调查重阳那日之事,却也没有调查出什么来,想着便就此作罢。
    只是顾承桓却总觉得此事背后并不简单,就求了圣人,打算继续暗中调查。
    圣人当时是应允了,可周景文的事情一闹,他却也没了这念头,“细细想来,或许有些真相本就不是那么重要。”
    顾承桓眉头紧锁,“可是陛下,倘若他别有居心……”
    他这些日子以来一头栽进了这个案子之中,倒也并非是什么都未曾查到,好歹查到了那两名宫女的家乡所在——青州。
    他正打算得了空便要去一趟哪儿。
    可不曾想圣人却在这时让他停下。
    “别有居心就别有居心吧。”圣人长叹了一口气,“朕这几个孩子之中,也就景和还成气候,储君之位,也是他最合适。”
    想将那个位置给周景文,那是圣人私心使然,总觉得那孩子做得不好也还能教,都来得及。
    可如今这样一闹腾,他也彻底看清了。
    周景文不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也没有那么想坐在那个位置上,反而是周景和,或许是更有野心的。
    至于他是否是别有居心,圣人也不想再深究。
    只觉得疲惫。
    顾承桓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圣人却兴致缺缺的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朕累了。”
    他迟疑了片刻,到底也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下,而后退了下去。
    魏清嘉这些日子以来往冷宫送了不少东西。
    长星心里总觉得欠了他许多,便想着要送他什么。
    正好也是临近年关,就当作是新年礼物也好。
    贵重的物件送不起,若说旁的,长星思来想去,自己也就只有针线活还算是拿得出手。
    于是便花了些银子央着出宫采纳的宫女帮忙买了一匹上好的布料,打算亲手为他做身衣裳,也算是感谢他这些日子的照拂。
    拿到了布料,长星又跟与魏清嘉交好的陆陵西打听了尺寸才开始动手。
    上京的冬日大多都是阴沉沉的,偶尔的阳光就显得格外难得。
    每当这个时候,长星总会与兰嫔,静嫔一块儿出来晒太阳,在冷宫的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第22章
    ◎“你喜欢魏清嘉?”◎
    长星总会顺手干些活。
    或是洗衣裳,或是清扫院子。
    有太阳的时候,她浑身上下似乎也能多些干劲,手脚也不至于被冻得冰冷。
    这天她便端了个绣篮出来,兰嫔撇见那破旧的绣篮里面霁色的布料便微微眯了眯眼睛,“给男人做的?”
    听到这话,正阖眼休息的静嫔也看了过来。
    见她们如此,长星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给魏侍卫的,算是新年贺礼了。”
    “不错。”兰嫔脸上多了些意味不明的笑意,“这颜色挺衬他的。”
    长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点头道:“魏侍卫一身贵气,我也觉得这颜色衬他。”
    兰嫔又是笑了笑没再说话,借着那带着暖意的阳光闭上眼,不多时,便有均匀的呼吸声传了出来。
    长星背过身去挡着略有些刺眼的阳光做起了针线活,正做得入神,忽然听到静嫔轻声问道:“你喜欢魏清嘉?”
    她原以为静嫔已经睡着了,此时忽然出声也是将她唬了一跳,拍了拍胸脯之后方才缓过神来道:“魏侍卫可是魏尚书的嫡子,又是云妃娘娘的侄子,就好似是天上的月亮,哪里是我这样的宫女能肖想的。”
    “是这样吗?”静嫔有些怪异的反问了一句。
    长星捏了捏略显酸痛的手腕,随口应道:“当然了,魏侍卫不仅身世好,样貌人品更是不差,怎么会同我这样的宫女扯上关系。”
    静嫔没应声,却在边上盯着长星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到底没开口。
    而长星一心一意的做着针线活,也未曾注意到她的目光,更未曾注意到她悄悄掩进袖子的鲜红。
    随着周景和越发得到圣人的重视,孟丞相对于孟娉瑶与周景和的这桩赐婚也变得越发满意。
    大约是为了让周景和能更加名正言顺的坐上储君的位置,圣人甚至让周景和认了孟皇后这个母亲,理所当然的得了个嫡出的身份。
    也是彻底的堵住了一些人的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