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11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绣竹笑着答应道:“殿下这个时辰应当在看书,魏侍卫稍后,奴婢进去通传一声。”
    “有劳绣竹姑娘。”魏清嘉声音清越,好似拂过山岗的一阵微风。
    绣竹脸上微烫,快步走了进去。
    长星站在魏清嘉身后,恰好瞧见绣竹难得的娇憨模样,想起往日绣竹驱逐自个的神色姿态,不由得有些感慨。
    绣竹做事情伶俐,不一会儿就推门走了出来请魏清嘉进去。
    长星跟着魏清嘉一同进去的时候,隐约察觉到边上似乎有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她微微抬头,果然是正好对上了绣荷探究的目光。
    显然,绣荷并没有想明白长星到底是如何成了跟在魏清嘉身边的宫人的。
    可到底不敢多言,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跟着魏清嘉走了进去。
    屋里烧了如火的地龙,一进来长星便觉得周身暖烘烘的,沉香的气息飘飘袅袅,让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长星的心却并未能安静下来,她曾无数次幻想能再见到周景和,可当真的要见到他了,长星的心里却止不住的生出些慌乱与不安来。
    算算时日她竟是已经有近两个月不曾见过他了。
    他从从前那个落魄皇子变成了圣人最为看重的儿子,而长星,依旧还是那个长星。
    他们两个人之间好似已经生出了一道裂痕来。
    长星正想着,一阵珠链锦缦拨动的轻响让她回过神来,周景和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却没有多看她一眼,好似已经认不出她来了一般。
    魏清嘉屈身恭敬的行了礼,长星跟在他身后,也捧着那个缎面盒子一同行了礼。
    “魏侍卫倒是稀客。”周景和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语气平淡得好似真的只是在闲话家常。
    魏清嘉脸上笑意浅淡,应道:“前头殿下受了伤,微臣便不曾过来打扰,如今殿下身子痊愈,又恰逢殿下与孟小姐的赐婚之喜,故前来道贺。”
    长星双手僵直的捧着那个盒子,正想着找机会悄悄抬头,便是只能看他一眼,这一趟也不算是白来了。
    她那样长的时间未曾见过他了,心里实在是想念……
    可却不曾想到会听到“赐婚之喜”那几个字。
    她的脑子嗡的一声,周身好似被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下,便是脚底下的地龙烧得再怎么暖和,她的四肢百骸却也依旧冰凉彻骨。
    赐婚……
    怎么能是赐婚呢?
    第18章 (捉虫)
    ◎“殿下在里边等你。”◎
    可他明明答应过的……
    没人在乎她此刻心中的天崩地裂。
    魏清嘉不知道,周景和也并不在意。
    他们继续说着话,言语之间也提了好几回赐婚的事。
    直至客套的话语说完,魏清嘉才道:“微臣还当回去同娘娘复命,便不再叨扰了。”
    说着,目光转向长星手中捧着的那个缎面锦盒,又道:“这是娘娘为了恭贺殿下赐婚之喜而特意让微臣送的礼,还请殿下笑纳。”
    长星其实是瞧见了魏清嘉将目光转过来的。
    也意识到了自个或许是应当做些什么的。
    可这会儿她心里乱得很,恍惚间竟是僵在了那儿。
    魏清嘉连忙伸手轻轻推了推她,又道:“长星,还不将娘娘备的礼呈给殿下?”
    长星这才回了神,竭力的压制住眼角的涩意,躬身将那锦盒呈了上去。
    她走到了他的身前,两人之间只隔了约莫五寸的距离,长星甚至能闻到那股独属于他的冷冽气息。
    就像从前一样。
    她的眼眶酸涩的厉害,哪怕是竭力克制着,却依旧能明显的感觉出来又什么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越聚越多。
    最后凝聚成一滴,然后掉落。
    最后落在了地板上,却是没有声音的很快消失不见。
    长星将头低得更低了,好像要将自己的整个人都藏起来。
    周景和好似什么都没有发觉,他只是若无其事的收了那个缎面锦盒,又同魏清嘉说了几句客气话方才让他们二人离开。
    魏清嘉大约是发觉了什么,出了殿门之后便刻意的挡住了绣荷绣竹她们的视线,长星也害怕被别人瞧见自己这副模样,便快步的往外面走,直到到了廊道,被那夹着雪花沫子的冷风一吹,这才清醒了些,又停了脚步,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魏清嘉,“对不起魏侍卫,你帮了我这样大的忙,可我却……”
    长星知道方才是自己没有做好,也是周景和同魏清嘉都未曾去计较,不然,宫里头的奴才在贵人面前失仪,掉了脑袋都是寻常事。
    “无碍。”魏清嘉看向她湿漉漉的眸子,不由轻声叹息,“我并不知晓你……”
    他的话还未曾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响,魏清嘉转过身去,长星却又马上低下了头。
    匆忙赶过来的人是绣竹,她对着魏清嘉拂了礼才道:“还好魏侍卫还没走远,殿下方才说也给云妃娘娘准备了回礼,只是奈何魏侍卫走得匆忙,竟是未曾来得及带上。”
    魏清嘉虽然有些意外,可却还是点点头道:“不过是几步路而已,我再回去一趟也是无碍。”
    可绣竹却看向一直低着头的长星,笑着道:“何必再麻烦魏侍卫走动,殿下的意思是让长星姑娘去取就是了。”
    魏清嘉听到这儿心下了然,便也看向长星,似乎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长星点点头,小声道:“那我去吧。”
    见长星应下,魏清嘉便也就没有多说了,只温声道:“我在这儿等着你。”
    长星跟在了绣竹的身后同她一块儿往里头走,路上绣竹倒也没说什么,颇有公事公办的意思。
    这却是让长星松了一口气,不然,她还真不知如何去解释才好。
    等到了门前,绣竹便停了脚步,侧身道:“殿下在里边等你。”
    长星应了声“是”,而后方才几步踏进了屋子。
    第19章
    ◎买断了他们二人的过去◎
    她进去的时候周景和正背着身子在看窗外的落雪。
    长星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停滞,她看着少年的背影,忽的想起来他们初识的那年冬日,上京也飘了雪,周景和就是这样立于窗前赏雪。
    文阳殿中处处破旧,那扇支摘窗早就老旧得不成样子,冬日里的冷风找到了空隙便呼呼的往里边灌,周景和的身上穿着的虽是长星省了许久的月俸换来的冬衣,可又如何能同他如今身上的这件狐裘披风相较?
    那时长星站在他身后担心他受了凉,便给他灌了汤婆子又推搡着他进被窝里去,却听他恍惚间道:“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
    长星没明白他的意思,愣愣的看向他,周景和微微低头,好似想同她解释方才他口中的那句诗词的意思。
    可他只是张了张嘴,最后却是叹了口气,轻轻摇头说了句“算了”。
    那时候长星没有多想,只细碎的叮嘱他寒气伤人,莫要贪图一时景致而伤了身子,再感了风寒就不好了。
    可现在回想起那日的景象来,她忽然有些茫然,那日欲言又止的周景和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你认识魏清嘉?”周景和缓缓转身,泛着冷意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
    她下意识的点点头,原来是想同周景和再说些什么的,或许是解释这些日子以来她为什么没有来瞧他,或许是同他分享最近发生的事儿。
    可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只是安静的站在那儿。
    朝夕相伴的那么多年的两个人,此刻却恍若是两个陌生人。
    “有关于我的事,你没有同他提及吧?”片刻之后周景和再度开口,看向她的目光中也隐约带着探究。
    长星有些茫然的摇头,“他……只知道我是殿下身边的宫人。”
    周景和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轻轻一抬手便将一袋金叶子丢在了她脚下,金叶子洒了出来,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泽。
    长星下意识低头,却在目光触及那些金叶子的时候好像被什么烫伤了一般,灼热而滚烫的感觉激得她眼眸酸涩,身子却僵硬而冰冷,也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
    她听到他的声音清晰而冰冷,他道:“收了这些银钱,往后只当你与我未曾相识,亦再不要同旁人提及你我之事。”
    “这是……”长星看着散落在脚边的金叶子,思绪恍然清明,“这是买断过去的银钱吧。”
    周景和微微低头瞥向她,“不够?”
    长星抬头看向他,他的眼里,嫌恶,鄙夷……
    再不见从前的半分温存。
    她曾千百次望向他的眼睛,他看向她的时候,眼里或是感激,或是感动,或是缱绻,从未像今日一般,好似是在看什么让他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
    “可是……殿下从前不是这样告诉奴婢的……”她还是听到了自己不甘的声音。
    七年。
    到底是七年。
    长星也曾经想过他们原本就是云泥之别,可周景和却牵着她的手,笑着同她说他不过是落魄皇子,同她,原本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确实,在这后宫之中,一个败落的皇子,本也得不到什么优待。
    所以她虽然还会将他当作天上的云,可也不能再阻止他的步步靠近。
    可如今……
    “长星,我从来不是信守承诺的人,更别说有些话甚至不能称之为承诺,不过是逢场作戏的谎话。”周景和打断了他的话,微微皱起的眉间有着显而易见的不耐,“你如果不愿意收了这些然后闭上嘴的话,我也并非没有旁的法子,毕竟你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宫人而已。”
    “你应当知道留着你于我而言,本就没什么好处。”
    低贱的宫人。
    倘若不是亲耳听见,长星大约怎么得都想不到他的心里原来是这样想的。
    毕竟从前,是他牵着她的手,告诉她,她并不低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