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9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陵西见魏清嘉的神色松缓下来,终于是得了说话的机会,方才开口提醒道:“这小姑娘既然无碍,咱们不如先回去交接吧,瞧着时辰也差不多了。”
    今日前半夜当值的人是魏清嘉同陆陵西,后半夜便有别的侍卫同他们交接。
    魏清嘉有些犹豫的往长星的方向看了一眼,“我……”
    “行了行了。”陆陵西一脸果然如此,“知道你不放心让这小宫女独自留下,既然如此那我先去交接了,到时候就说你去华宜殿了。”
    因为周景文同孟娉瑶的婚事就这样退了,算是真正触怒了圣人,文阳宫的事更是让圣人收回了云妃协理后宫的权力,再加上圣人对周景和的重用让云妃可谓是日夜不安。
    魏行从来疼爱这个妹妹,自然只能让魏清嘉多多照顾。
    所以这几日以来,魏清嘉往来华宜殿的次数确实不少。
    听陆陵西直白的将他的心思说出,魏清嘉耳根微红,却还是点了头。
    又过了几个时辰,外头的雪已经渐渐小了,天边也多了一抹光亮,快天亮了。
    长星是被惊醒过来的,大约是被厚厚的毯子捂着,她出了一身的汗,刚一睁开眼就想到了欣妃,下意识道:“欣妃,欣妃娘娘……”
    守在边上的魏清嘉没听清她的话,只是见她醒来也是一喜,连忙叫了徐太医过来。
    徐太医应了声,刚走到她身侧还未来得及替她检查便被她扯住了衣袖,见她下意识微微屈下身子,又哀声祈求道:“求求大人,救救她吧……”
    “救谁?”长星的话说得含糊,魏清嘉也听得不甚明白。
    可边上的徐太医却瞬间明白了长星的意思,知道她说的必然就是她的那位主子了。
    这小宫女自然是无需去在意的,倘若不是魏清嘉的身份不同寻常,他恐怕即便是眼睁睁看着这小宫女冻死在外头都是不会去管的。
    毕竟在宫里头这种地方,这种奴才的性命是不值钱的。
    可这会儿魏清嘉也在,就算他再怎么没有眼力见,也能瞧得出来这魏侍卫对这小宫女不错,二人大约是相识的。
    不然他即便是心地良善,也实在不必做到这种程度。
    将人送到这儿来救治就行了,又何必眼巴巴的守上几个时辰呢?
    所以徐太医也换了副面孔,温声道:“姑娘别着急,是不是你有朋友也被冻伤了,她人在哪儿?”
    长星愣愣的摇头,犹豫道:“是我家娘娘……求您同我去一趟吧。”
    她还是没提冷宫。
    “冷宫”这两个字在旁人眼里都是带着晦气的,她不敢提。
    徐太医往魏清嘉这边看了一眼,又道:“姑娘就直说吧,是哪位宫里的娘娘,这样我也方便准备。”
    “是……是……”长星还是没能下定决心,不知到底该不该说。
    她在冷宫里待得久了,见惯了旁人的冷眼,甚至害怕说了那两个字,就连魏清嘉也会敬而远之。
    “长星,你别担心,有我在呢。”魏清嘉好似看出来了她的担忧,望着她的目光之中始终带着鼓励。
    “是冷宫。”长星抿了抿唇,终于是说出了口,又有些害怕的抬头看向徐太医,“那您还愿意去吗?”
    “自然。”徐太医答应得其实很是勉强。
    他原本见长星吞吞吐吐,也只以为是宫中哪位已经失了宠的娘娘或是做了错事的娘娘,平素他们见这种主子手底下的宫人过来多是搪塞糊弄也就算了,可不曾想这小宫女所谓的主子竟是冷宫里头的。
    冷宫里头的主子哪里还算得上主子啊?
    关在那处的所谓娘娘都不过是等死的人罢了。
    这都是宫里头心照不宣的事儿。
    这小宫女实在是……
    徐太医一边想着,一边慢吞吞的往药箱里头装东西,越发的不情愿走这一遭。
    长星在边上等得着急,可也不好开口催促,只能来来回回的走着,时不时的望一眼外面。
    天已经快亮了。
    欣妃娘娘昨日夜里定然是难熬的,还好昨日夜里自个离开之前想起来去了一趟静嫔屋里,让她时不时记得去欣妃屋子里照看一番。
    静嫔和欣妃关系虽不是太好,可毕竟一同在这冷宫中住得久了,偶尔说上几句话的情谊还是有的。
    平日里长星忙不开来了,静嫔也愿意帮衬着照料欣妃。
    所以长星昨日夜里过去的时候静嫔也答应得爽快。
    想到还有静嫔在,长星的心也稍稍的安定了些。
    原来欣妃也不过是感了风寒,是因为一直没能请来太医医治才会一直不得痊愈,等徐太医去帮忙瞧了,再开个方子,想来应当也就能好转了。
    想到这儿,长星的心情也不觉舒畅了许多,她想,等欣妃好起来,她一定要想办法见到殿下。
    她已经想好法子了。
    等得空了,她就写封书信递到承文殿去,她已经求了承文殿的绣荷帮忙,到时候七殿下便是看不懂内容,只是瞧见了那熟悉的字迹,也一定会腾出时间来同自个见上一面的。
    第15章
    ◎“是离开皇宫。”◎
    魏清嘉看出那徐太医刻意磨蹭,正欲催促,却见外头一阵脚步声响,接着便是有人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是孟太医同李太医,二人正说着昨日夜里的那一场大雪,一抬头便瞧见了正在收拾药箱子的徐太医,顿时有些奇怪,“哎老徐,这一大早上的,你是要去哪啊?”
    徐太医苦笑,“去一趟冷宫,里头有位主子病了。”
    “冷宫?”孟太医一愣,转头看向身边的李太医,“说起冷宫,老李,方才我们瞧见的那些人是从冷宫方向来的吧?”
    李太医点头,“说是冷宫里的欣妃出了事……”
    “欣妃娘娘……”长星心里一慌,颤声道:“欣妃娘娘她……她怎么了?”
    徐太医同王太医这才注意到站在另外一边的魏清嘉同长星,虽说有些没反应过来,可还是下意识回答道:“说是欣妃昨夜殁了,尸身都已经抬走了。”
    长星眼前一黑,踉跄着往外面跑去,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但是她想见欣妃最后一面。
    哪怕她已经死了。
    雪已经停了。
    熹微的阳光细碎的撒下来,盖在地上的雪开始融化。
    雪化的时候,是最冷的。
    长星拼命的往前跑,四周的冷意一丝丝的钻进了她单薄的衣服里,钻进了她的骨头缝隙里,让她冷得眼眶发红,冷得全身颤抖。
    就连一双腿也无法再配合着前行了。
    她重重的的摔进了雪地里,融化的雪水灌进了她的喉咙,呛得她剧烈的开始咳嗽起来,又勉强的想要爬起来。
    魏清嘉正好赶上了她的步子,赶紧搀扶着她起来,又忍不住劝道:“这会儿欣妃的尸身估计早就送出了宫,你便是跑得再快,也终究是赶不上了。”
    在皇宫这种地方,死了人是晦气事,更可况死的是冷宫里的妃子,底下人的动作定然是要多快就有多快,
    生怕误了时候冲撞了宫里的贵人。
    长星怔愣的听着魏清嘉的话,终于是掩面痛哭起来,“我知道……我知道赶不上了……”
    她见过宁妃死的时候那些宫人们是如何去对待宁妃的尸身的。
    他们的动作很快,边上还有个嬷嬷一边用帕子捂着口鼻,一边嫌恶的催促着,让他们的动作快点,再快点。
    将这晦气的东西抬走,丢到乱葬岗去。
    一刻时辰都用不上,人就被那样抬走了,更别提一路上步履匆匆,生怕在路上冲撞了谁。
    可她却还是冲了出去,那些不敢相信里面夹杂着恐惧和愧疚。
    宁妃死的时候已经病了那样久的时间,长星刚刚来到冷宫的时候,她就已经缠绵于病榻了,以至于长星印象中的宁妃从来都是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可欣妃不相同,长星是见过她鲜活的样子的。
    她不过是感了风寒而已。
    怎么就……
    魏清嘉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只能手足无措的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长星,别难过了。”
    “都怪我,要是昨夜……昨夜我没有昏过去,或者我能早些醒来,或许就不会这样了……”长星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里面夹杂着竭力克制的呜咽。
    “这怎么能怪你呢?”魏清嘉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长星,你已经做得很好的。”
    “这世上的事儿,大多都是人力所不能改变的,你已经尽力了,又何必再苛责。”
    长星犹豫着抬头看向了魏清嘉,那双原本清亮的眸子里盛满了将落未落的泪水,眼尾微微泛着红,就好像一只受惊了的兔子。
    魏清嘉心头一跳,连忙移开了目光。
    最终魏清嘉还是坚持将长星送回了冷宫方才离开。
    长星回去的时候,兰嫔同静嫔的脸色都有些苍白,特别是兰嫔眼角还泛着红,显然也是因为欣妃的离去而掉了不少眼泪。
    见了长星回来,兰嫔少见的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苛责她为何回来的那么晚,也没有催促她去干什么活,只是转身便回了屋子。
    长星沉默着要去收拾,却被静嫔叫住了,“韵欣有东西留给你,你跟我过来吧。”
    韵欣便是欣妃,她是李家的女儿,名唤李韵欣。
    长星跟上了静嫔的步子进了她的屋子,她很快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个木质的盒子来。
    看起来很是普通,没有任何的雕花装饰,甚至拿起来也是轻飘飘的。
    里面大约也不会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长星正要打开,可静嫔却伸手挡了下来,“这盒子你现在还不能打开。”
    长星疑惑的看向她,却见她眼里也有些不解,“韵欣说,等有一日你能离开这儿了,再将这盒子打开。”
    “离开这儿,是离开冷宫吗?”长星愣住。
    静嫔摇头,目光缓缓移向窗外,似乎只是在欣赏院子里的雪景,又似乎在看更加遥不可及的东西。
    半晌,她道:“是离开皇宫。”
    长星将那木盒收了起来,先是放进了抽屉了,犹豫了片刻之后又放进了柜子了,最终却还是选择放在了床底下。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到底是欣妃留下来的,对于长星而言,却是难得的珍贵之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