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宫女出逃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宫女出逃以后 第6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本她是御膳房的粗使宫女,几个掌事的嬷嬷觉得她嘴笨,做事也不伶俐,一开始只是让她去做粗重的活计,一个瘦瘦小小的宫女,做的却尽数是些体力活。
    不管是砍柴还是挑水,都是独独属于她的活计,只是她身子瘦弱,即便努力,这些事儿也常常是做不好的。
    事儿做不好,便要挨罚。
    大部分时候是罚她不许吃饭,倒不至于挨打。
    只是后边那些嬷嬷见她是个好欺负的,自个做了的坏事也总安在她的头上。
    一来二去,长星身上时常是青一块紫一块,总没有好起来的时候。
    遇上周景和之前,长星总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下去,可遇到了他方才明白,有些不好的东西,是永远也无法习惯的。
    长星从未曾想过,在这世上竟也有人会那样护着自己。
    那日,他结结实实的替长星挡下了那些棍棒,还小心翼翼的替她抹了伤药。
    从那之后,长星总觉得自己那原本暗无天日的人生里面,似乎照进来了一缕光亮。
    她或许无法将那缕光亮占为己有,可只要靠近那缕光亮,总是会让她觉得稍稍暖和一些。
    不管是身子,还是心。
    第10章
    ◎“怕是同七殿下有些关系吧。”◎
    长星回到冷宫的时候,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辰。
    兰嫔来冷宫门前瞧了好几回,一直没瞧见长星回来也不禁有些不满,“早便到了用膳的时辰了,怎么还不见长星回来?”
    冷宫里面就只有长星一个宫女,每日的膳食自然由她去御膳房取的。
    旁的宫殿到了时辰都有御膳房的宫人亲自将膳食送过去,可冷宫却是不同,即便是长星去取,大多时候取回来的都是残羹冷炙,甚至也有取不回来的时候。
    即便是取回来了,因着是残羹冷炙,长星只能挑拣一番,选出可以吃的那一部分来,送到冷宫的几位娘娘手中。
    兰嫔虽说性子挑剔,可是也清楚在这事儿上边她却是没法子能挑剔得了的,若是再挑,那就只能饿死了。
    所以虽然每回用膳,总少不得嘟囔两句,可该吃的却是一点没有少吃。
    静嫔依旧躺在那摇摇晃晃的躺椅上,不紧不慢道:“长星没有回来那就是有事儿,你急什么?”
    兰嫔轻哼了一声,“就算是冷宫,奴婢也是奴婢,这样不讲规矩如何能行?”
    静嫔觉得她的话有些好笑,正欲反驳,却见门口多了一道瘦弱的身影,兰嫔见长星回来,匆忙几步走到她的跟前,斥责的话到了嘴边,可还未说出口就瞧见了她手臂上几道令人生惧的血痕,她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这是谁干的?”
    静嫔瞧出不对也赶紧走了过来,果然瞧见长星不仅仅是手臂上的伤痕可怖,就连脸上也留下了几道淤青痕迹。
    看得出来那动手之人必然分毫未曾留情。
    那这衣衫底下定然也不曾躲过去。
    长星下意识的拉着衣袖去遮挡手臂上那几道伤痕,可惜这件衣衫是三年前做的了,她方才十四岁,这两年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三年前的衣服早不好穿了。
    衣袖这儿更是是短了一截,便是再怎么拉扯都无法将那伤痕挡下。
    “好了别挡了!”兰嫔一把拽着她坐下,“是不是御膳房那几个老不死的又欺负你了,咱们冷宫里就只有你这一个小宫女,如若真的是她们干的,我杨蕙兰第一个不放过她们!”
    见她情绪激动,长星生怕她惹出事情来,赶紧摇摇头道:“不是,不是她们。”
    静嫔已经取了伤药过来,动作轻柔的要替她上药,长星慌忙站起身来,“娘娘,奴婢受不起。”
    她不过是一个宫婢,怎么能让宫里的娘娘为她上药呢?
    静嫔却一伸手将她按在了那椅子上,“冷宫里头就你一个能干活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那才麻烦呢?”
    见长星还要起身,兰嫔的手也搭了上来,“这是主子的命令,你这做奴婢的可得听着。”
    长星无法,只得乖乖让她们上药。
    “你说老实话。”兰嫔盯着这些这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忍不住再度问道:“若不是御膳房那些人,又到底是谁伤的你?”
    长星低下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静嫔拉过她的另外一只手,不紧不慢道:“怕是同七殿下有些关系吧。”
    第11章
    ◎“是他打的你?”◎
    长星的脸上顿时染上一抹嫣红,兰嫔猛的站起身来,“是他打的你?”
    “不,不是的。”长星赶紧否认,也不得不将真相说了出来,“是……是承文殿外头的宫女。”
    “承文殿?你好端端跑到那种地方去做什么?”兰嫔语气之中有着分毫不曾避讳的嫌恶,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让她感觉到恶心的东西一样。
    长星还没想要该如何作答,静嫔却已经替她将事情说了个明白,“七殿下在重阳宴上替圣人挡了一剑,如今留在了承文殿养伤。”
    兰嫔顿时明白过来,“我说呢,原来还是为了那个七殿下,他害你伤成这样,果真也不是个好东西。”
    “不干殿下的事。”长星忍不住帮周景和解释,“殿下受了刀伤,还在床榻上养伤呢,他也不知来的人是我……”
    兰嫔撇了撇嘴,见长星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到底还是将没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周景和身上的伤恢复得很快。
    大约真的对这个儿子生了歉疚,圣人也时常前来看望他。
    偶尔谈论朝堂之事,在他面前也不曾有过避讳。
    只是周景和心里明白圣人是多疑的性子,所以除非是圣人刻意问起,否则都不怎么谈及自己的见解。
    可即便如此,日复一日的,圣人看向他的目光也有了些变化。
    午间,圣人回了承文殿用午膳。
    便是同着周景和一块用。
    周景和将温热的汤羹送入口中,心里想着时候也差不多了。
    到了该送永祥殿第二份大礼的时候了。
    永祥殿里面住着的是孟皇后。
    二皇子还未曾出事之前,孟皇后同圣人之间也算是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感情或许不见的有多么深厚,可到底还是有的。
    更何况旁的不说,二皇子周景亭确实是最得圣人喜欢的。
    只是可惜天不由人,周景亭偏偏在领兵出战之时生生废了一双腿,孟皇后素来与云妃不合,亦知晓云妃心里有替她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争上一争的想法,所以便认定了周景亭的事情同云妃有脱不了的干系。
    可惜没有证据。
    大约是因为眼睁睁看着将自己孩子害到如今这个地步的人却还能逍遥快活,甚至一日过得比一日好,孟皇后心中郁结,已经病倒在永祥殿有些时候了。
    这也是为什么重阳宴的时候,最该到场的皇后却不曾在场。
    周景和在重阳宴救了圣人一回,也将让云妃丢尽了脸面,或许孟皇后不会知道那是自己所为,可到底这算是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至于这第二份礼,周景和微微勾了勾嘴角,“父皇,儿臣的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继续留在承文殿恐怕是不合规矩。”
    “儿臣想搬回文阳殿。”
    圣人用湿手帕擦了擦手,点头道:“确实不能一直住在朕这儿,只是文阳殿偏远了些,原本皇嗣都是住在椒风殿的,景亭因为腿脚不便搬了出去,景文倒是还住在那里。”
    “你便也搬过去与他同住,正好也增进一下兄弟之间的感情。”
    第12章
    ◎她眼里的光亮迅速灰败,就好似一朵迅速凋零的花。◎
    “父皇。”周景和却并未应下,只是摇头道:“儿臣在文阳殿已经住了十多年了,早已习惯那儿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实在不想搬到别处去。”
    圣人的手一顿,“倒也是个恋旧的孩子,既然你想留在文阳殿,那便继续住在那儿也无妨。”
    周景和恭敬的谢了恩,却又道:“儿臣还有一事,想求父皇帮忙。”
    “你这孩子,说便是了,何必行这样的大礼?”圣人说着,便将周景和搀扶起来。
    可目光里头还是多了些探究。
    周景和迟疑了片刻,才终于开口道:“文阳殿的烛火实在昏暗,儿臣夜里看书,不免伤到眼睛……”
    若是可以,周景和自然不想由自己来开口说出这件事。
    若是有旁人开口,又或者是让圣人亲眼瞧见,效果应当能好上千百倍。
    可惜他身边没有宫人能代他开这个口,那便也就只能由他来。
    圣人很是意外的看向他,似乎根本没想过他求的居然只不过是文阳殿的烛火而非功利权势。
    圣人大约是想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的,可却什么都没有瞧出来。
    只是等圣人低下头去
    等出了承文殿,圣人没去书房,倒是往文阳殿走了一趟。
    不消半个时辰,消息便传回到了周景和的耳中,说是圣人在文阳殿发了一通火。
    “文阳殿里边几乎是没一样看得过去的东西,寥寥几样摆件都是破旧的,灯盏是坏的,茶杯是缺了口子的,就连屋顶都是漏水的。”元尧说着不由得笑出声来,“圣人一进屋子,脸就彻底黑了。”
    周景和面上倒是不显喜怒,只是道:“周景亭出事时候,孟皇后便无心再管后宫事务,这些事便自然而然的交给了云妃,周景和那事儿没闹出来之前,父皇还觉得她将后宫管理得很好,有升她位分的想法,如今出了这档子事,云妃脱不了干系吧。”
    “自是脱不了干系。”元尧点点头,从前周景和只是个被忽视的皇子,没人会真的将他当作一个正二八经的主子来看,吃的用的是最差的也没人会去追究,这在皇宫当中好似已经成为了一个最基本的规则。
    说到底云妃也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顺应了这个最为基本的规则而已。
    那些苛待也并非是她授意。
    她甚至都不知道周景和这个人的存在。
    只是重阳宴之后,周景和的身份亦是不同往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