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14) po18 a r.co m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季汐盯着这朵花看了许久。
    那是朵粉色的小花,看着像雏菊,中间的花蕊是嫩黄色,毛茸茸的很可爱。
    他为什么要送给自己花?是因为秘境的事情所以觉得两个人算是认识了吗?单是因为清洁咒而赔罪,这个人也有点太……
    少女皱起眉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不太妙的词语。
    客气。
    太客气了。鮜續zhàng擳噈至リ:o m porn8.co m
    比起一见面就给女孩子送殷勤的花花公子,他似乎太明白怎么通过让人无法拒绝的方式,把人家推远。这样子饶是她想拿秘境的事情做文章,仙君估计也只会淡淡笑着,拿朵花继续打发她。
    真是难搞的人。
    这么想着,识海里突然传来了许久都未响起的声音。
    系统:「咳咳。」
    系统:「闪亮登场!嘿嘿!」
    季汐:……
    系统:「好像并不想我呢,宿主。心好痛。」
    季汐:一般你来找我准没好事。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系统:「啊,那的确不是什么好事。算了,既然你不想听……」
    季汐:快说。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系统:「真是冷酷无情的女人。但是比你还要无情的人这次出现了。你那个三日内必须要动摇男主合欢值的任务顺利完成,鼓掌!」
    季汐:这是肯定的嘛,毕竟我在秘境里和他进行了一次体液交换……
    系统:「nonono,这背后的故事很多的。跟你说,你差点就要失败背负上一千万的违约金!这件事你不知道吧?我后背都冒了一层冷汗!」
    季汐:哈啊?什么鬼?我不是狠狠打了一次擦边球吗?那和做爱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系统:「先不说这些,你对待任务的认真程度我是知道的。但是!这是个高级任务!男主的合欢值必须得带着放大镜才能看到,你说离谱不离谱?」
    系统:「一开始都差点判定你失败呢,幸好我据理力争,说你是新人而且那么快就上手高级任务,肯定要有容错机会。然后呢他们就说好吧,再仔细看一下男主的合欢值。你猜怎么着?这人的合欢值前的小数点后足足有20个零!怪不得一开始要判定你失败!」
    季汐:等下????
    季汐:小数点后20位?
    也即是说,小数点零点零零零……零1?
    她掰着手指头来回数了两遍,眨巴眨巴眼睛。
    这么多零,要是都写下来都够作者水多少字数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系统:「啊,是啊,当了那么多年系统第一次遇到这种难搞的情况。小数点后20个零,这相当于什么啊?相当于看到了两只扇贝在自己面前交配的程度吧……扇贝,还不是蛇那种激烈的画面……」
    季汐:……
    好可怕的人,好可怕的修道心,好可怕的高难度任务……
    系统:「你说男主是不是修无情道?」
    季汐:不知道,他看起来脾气很好,不像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
    系统:「这种人才是最难搞的!撩不动,根本撩不动!这么一想还是现代剧本好吧,大家都不把做爱当回事,随随便便就滚到一起去了,早知道给你挑一挑了。」
    季汐:事已至此说这些也没用。总不能坐以待毙。
    系统:「话是这么说,唉……」
    季汐:之前测试的入梦系统,现在可以使用了吗?
    系统:「诶?你是说之前免费给你测试过一次的那个?哦哦上线了,刚刚上线,据说bug很多呢。」
    季汐:大概要多少钱?
    系统:「一次一百万哦。」
    季汐想了想,咬了咬牙关,伸出一根手指:那我要购买一次。
    ……
    一路上和系统插科打诨,少女很快便到了客栈附近。客栈在山脚的小镇上,附近都是些驿站和小吃摊儿,因此环境嘈杂又热闹,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往来。
    她心情不好,在一旁的小摊儿上买了几只红糖包子,打算吃点甜的治愈一下。
    就在掏出铜板付钱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嫌弃的“啧”。
    说话的是一个约莫17、8岁、扎着马尾辫的少年,他穿着一身明艳的黄,上面用漂亮的银丝绣着祥云暗纹。腰间挂着价值连城的鸡血玉和一连串的长命锁,别着的短刀刀柄上镶了十余种宝石,大大小小繁复花哨。
    他看向季汐,微微上挑的杏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一个女的吃这么多?”
    “您哪位?”
    她翻了个白眼,付完钱转身离开。然那少年却还在身后跟着,清了清嗓子,似乎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你站住。”
    季汐脚步不停。
    “喂,你这个女人听不懂人话?”
    背后的脚步加速跑了过来,少年冲到她面前,像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小狮子,双手抱拳,居高临下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反应迟钝,耳背眼瞎,怎么赢的大比的?”
    听他这么一说,季汐才对这张脸有了些许影响——猫儿一样傲慢的眼睛,白皙的皮肤,一副纨绔公子哥的派头,可不正是千秋山庄那个少庄主吗?
    “你是萧璟?”
    少年哼了一声:“你终于想起来了?”
    “哦,少庄主找我有什么事?”
    季汐没心思和他斗嘴,明天就要去埋骨冢了,她打算早些回客栈休息。但是这个人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像是专程找她来的。
    萧璟面色沉了沉,谨慎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声音微微压低:“我想问你秘境里的事情。你有遇到一个女人吗?”
    女人?
    季汐愣了愣,回忆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海怪的模样。
    海怪算是女人吗?
    少女敷衍道:“没有,没什么女人。”
    “那你找到阵眼的时候,有没有拿到什么东西?”
    季汐想起了那只玉刺猬,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她和这个人不熟,上来就问东问西的,她干嘛那么实诚一一回答?
    “没有,什么都没有,萧大公子,我要回客房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就劳烦让一下,我着急睡觉。”
    “怎么可能呢?那海怪明明会说话,怎么可能没有人?”萧璟立刻反应过来:“你骗我?”
    “海怪也算人吗?是你自己说话不清楚,怎么就骗你了?”季汐也没了耐心,一下子从他身侧跨过去,蹬蹬蹬跑到了客栈楼梯上:“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可要喊非礼了。”
    “你这个混蛋,我非礼你什么我!”
    方才还凶巴巴的小狮子立刻红了脸,杏眼圆瞪,看起来像只炸毛的小猫:“不知羞!”
    “……”
    小屁孩,太没意思了。
    季汐没再搭理他,扭回头,直接就往楼上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