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1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遇到这种情况,矢口否认已经来不及。
    季汐很快反应过来,立刻板起脸:“你们不准说出去,不然被麻烦找上门来,咱们合欢宗可没本事反抗。”
    幸好大师姐的威严还在,一群小萝卜丁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放心好了大师姐,我们口风很紧的,不会到处说。”
    “说了人家也不信,没准还觉得咱们合欢宗吹牛。”
    “对对!宗主说她睡遍四大门派的掌门,不也没人信嘛,还被人笑掉大牙。”
    “这么说来大师姐是宗主的亲传弟子,我看这就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倒是,齐光君比那几个掌门老男人强多了。”
    一群人在她门前嘀嘀咕咕,吵的人头疼。季汐正想关上门图个清静,一直沉默的朱雀却道:“不过师姐,此事还是要和宗主说一声。”
    季汐想一想都觉得尴尬:“这有什么好说的?”
    她只是和男人双修了一下,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还得上报领导啊。
    “齐光君身份不一般,最好让宗主知悉一下。”
    朱雀的性格细致慎微,做事也一向圆滑。季汐想了想也觉得在理,招惹这么一个大人物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后面万一有人拿此事做文章,至少不用她一个人来承担。
    于是回到房间里,她便拿传音符给宗主讲了下这事儿。传音符发过去没过多久,便发出急切的闪光。
    「他活好吗?」
    回信上赫然列着四个大字。
    这也太八卦了!
    好歹是一宗之主,似乎觉得不妥,紧接着又回了一封。
    「等我出关,细说。」
    季汐:……
    ……
    仙门大比结束后,每组优胜的弟子三日后一同去埋骨冢选本命法器,在这之前千秋山庄也没有怠慢,给个宗门的弟子准备了不少吃喝玩乐的活动,大家都有些乐不思蜀。
    季汐没有怎么参与。
    她一大清早就去抱着包裹去了万胥附近的山头。之前齐光君借给她一件外衫,今天终于有时间清理干净,还是得还给人家。
    这件衣服看起来流光溢彩,薄如蝉翼,肯定价值不菲。她不太习惯平白无常受人恩惠,遇到这种好意也会想尽办法还回去,生怕人家以为她占小便宜。这件外衫怎么说都得还给人家。
    季汐没太好意思打听齐光君的住所,只能先去上次遇到他的地方试试运气。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结果她运气倒还好。
    拨开一丛丛紫藤花,映入眼帘的是上次熟悉的开阔的草地,涓涓的溪流曲折穿过,看起来心旷神怡。
    银发的仙君正坐在草地上打坐,周围是缭绕的银光。一只肥嘟嘟的小白鸟窝在仙君的头顶,看到她后“啾”了一声,似乎是在打招呼。
    齐光君睁开眼睛,漂亮的瞳仁里倒映出少女略微拘谨的身影。
    “冒昧打扰到仙君了,”季汐的声音下意识放得很尊敬:“我是来还衣服的。”
    怎么回事,脚有点不听使唤,不敢往前挪。季汐暗暗骂自己真不争气,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将干净的包裹放到草地上。
    齐光君瞥了眼衣服,倒是没说什么。
    “那天多谢您了。”
    “无需谢我,本就是举手之劳。”
    她没说是哪一次,或许是借她衣服,也或许是秘境里给她灵力。但对仙君来说这些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就在这时,头顶的小鸟突然飞到了少女面前,好奇地打量着她的模样。
    “啾!”
    这只圆滚滚的绒球突然啄了啄她的脑门,让她“啊”地痛呼一声。仙君开口:“珍珠,莫要顽皮。”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珍珠乖乖地飞了回去,站在仙君的肩膀上,翘着小尾巴跳来跳去,似乎很是兴奋。季汐忍不住问:“这是仙君养的鸟吗?”
    齐光君点点头。
    没过多久,小鸟又好奇地飞到季汐身边,这次它没有下嘴,只是在她头顶扒拉了几下,把她的头发弄的乱糟糟。季汐没敢动弹,身子坐得笔直,生怕把小鸟给摔着了。
    “喜欢,喜欢。”
    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
    小白鸟扯着嗓子,欢乐地拍起翅膀:“喜欢!”
    季汐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小胖鸟绕着自己飞来飞去,没过多久便衔着一根羽毛下来,递到她面前。少女伸手接下,小鸟便在她掌心里轻轻啄了一口。
    “珍珠会讲话诶!”
    她忍不住笑道:“好聪明的小鸟!”
    齐光君看着她手心里的羽毛,似乎有些诧异:“珍珠在我身边久了,便生了灵智,或许某日能像你一样修得人身。”
    少女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自己似乎也有原身。
    啊这……
    感觉好微妙。
    过一会儿,小鸟玩累了,便又飞回仙君的头顶,眯起眼睛打起盹儿来。仙君似乎也不在意,任它在头上窝着,表情认真地开始炼起法器。
    话说回来,鸟类不都是直肠子吗?让它在头顶趴着感觉有点危险……
    这么想着,珍珠突然睁开眼睛,“咕啾”叫了一声。仙君微微蹙眉:“方才已经吃过了。”
    “啾啾啾!”
    “那也不行。”
    “啾……”
    这时,珍珠突然看向少女,豆豆眼中闪过一丝期待:“啾啾啾!”
    季汐:?
    这是在干嘛?和她说话吗?
    “啾啾啾!啾啾啾!”
    季汐干巴巴开口:“呃……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它在向你撒娇,想要点小米吃,”齐光君严肃地开口:“可是早上已经喂过它了,所以你不要给它开小灶。”
    “……啊,好的。”
    珍珠似乎听懂了两个人的对话,愤怒地“啾”了一声,扭了扭胖乎乎的身子,像枚子弹一样飞到了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去,齐光君听到那句“啾”后突然黑了脸。
    “它该不会在骂人吧?”
    “嗯。”
    “……”
    夭寿了,这鸟要成精。
    这时,仙君手中金光一闪,一只小小的法器便炼成了。
    那是一只小鸟笼,看起来小巧可爱,周身都是纯郁的灵气。齐光君把鸟笼托在掌心,认真地打量着,似乎在检查有没有瑕疵。
    如果没记错的话,闪着金光的法器似乎是最高的级别,埋骨冢里埋着的上古法器似乎也只是金光。
    那这个人方才忙着和鸟斗嘴随手一炼,就出来了个金光法器?
    这还是人吗?
    少女正这么想着,便看到仙君突然看向她,掌心冒出一只粉色的小花,递到了少女面前。
    季汐愣了愣:“这是?”
    “之前在秘境里用了清洁咒,你好像有些生气,那时我给你做了一朵花,”齐光君轻声道:“今日正好,让它物归原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