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掐想必是用了狠力气,痛得连旁人都忍不住倒吸气。朱雀摇了摇头:“这可怎么办,师姐脑子傻了。”
    “你才傻了!”
    季汐当即反驳。
    话音落地,便看到少年轻轻勾起唇角,挂着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
    “师姐今日平安回来,我就算变傻也值得。”
    这小子突然间嘴巴这么甜,季汐心头一热,一种久违的被人关怀的感觉倒是还不赖。
    不过这并不是增进同门情谊的好地方,只听得头顶传来“咳咳”两声,不知是谁清了清嗓子,季汐这才发觉周围似乎还有别人在。
    一群千秋山庄的弟子们大眼瞪小眼,就差把“世风日下”四个大字贴在脑门上了。季汐连忙一骨碌爬起来,面色如常地站稳,循声抬起头。
    萧明烨仍在珍宝阁上,抬头看去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在他身后,隐约能看到一圈银色的光轮,银色的发丝随风轻轻飞舞。
    齐光君也在。
    季汐想起秘境中自己同他做的那些事,突然间有种不真切之感。若不是现在自己体内依稀残留着至纯的灵力,她差点都要觉得那只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春梦。
    毕竟同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得道仙君做那种事,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
    “你们合欢宗真是低调,把这么个好苗子藏着掖着,若不是本次弟子大比,我都不晓得小辈里有如此勇谋兼备之才。”
    萧明烨这时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一行人通过水镜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作为一个小宗门的弟子,能在难度最大的秘境里顺利找到阵眼脱身,说不厉害那都是骗人的。
    但尴尬就尴尬在,他们这一组里同队的还有南音门的弟子,表现平平,若是把季汐捧得太高就是打南音门的脸;其次季汐的出身也很尴尬,合欢宗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宗门,一般稍微好面子的宗门都不肯与之为伍,这么个宗门出了个这么好的苗子,大家夸也不是,不夸也不是。
    但萧明烨一向直爽,噼里啪啦给她一顿夸之后,又侧身问了问身后的仙君:“依我拙见,这第四组的优胜者应当就是合欢宗,齐光君觉得如何?”
    身后的仙君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周身银色的光轮如点点荧光,在夜色中若隐若现。他睁开眼睛,看了眼下方的少女——她还穿着自己的外衫,仰着脸,白净的小脸上挂着期待和好奇。
    论表现,她的确出类拔萃,是这五个人中唯一一个发现了阵眼并脱身的弟子。
    论胆识,她也最为突出,直接跳入冰层之下,挖去海怪眼睛,动作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虽说为了补充灵力对他做了大不敬之事,但情况紧急不能一概而论,若能救她一命倒也无妨。
    不知想到什么,仙君额头的玄鸟纹印闪了闪,淡淡收回目光,微微颔首:“当之无愧。”
    话音落下,现场寂静了一瞬,季汐还没搞懂这四个字的重量,便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目光。
    有惊讶,有艳羡,有嫉妒,有疑惑。这四个字虽然简单,也可能只是对萧庄主的认同,但是说这话的人是谁?是齐光君啊!那个只有在道观里塑金身、传闻中才能有所耳闻的仙君,这四个字被他说出口,那简直是宗门冒青烟了。
    “本轮比试,胜者为合欢宗——”
    远处的钟声响起,宣告着比试的落幕。一根朱红色的丝帛送到了季汐手中。里面是一份仙门大比的褒奖状和一只令牌。
    ……
    回到客栈后后,季汐的心情还没缓过来。她把门关好,就着窗边清泠泠的月光,仔细打量着手中的令牌。
    那是个月牙状、和掌心差不多大小的玉质令牌,上面刻有仙门大比四个大字和四大宗门的纹印,在背后写着优胜者的宗门的和姓名。
    凭借这枚令牌,三日后可去大名鼎鼎的埋骨冢挑选一把本命法器。而本命法器是比修道者自身性命还重要的东西,除了一些大宗门以外没几个修道者能有机会炼出来。埋骨冢又是一处古战场,历史年岁比现存的宗门要悠久的多,无人知晓里面藏着多少天材地宝。
    但齐光君的玉漱剑和四大宗门的宗主法器皆是从里面召唤而来,足见这枚令牌的含金量。
    少女满意地勾起唇角,将令牌妥帖放入怀中。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声音略微急促。少女起身打开门,看到朱雀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只药瓶。
    “大晚上的,发生何事?”
    少年看到她后,反而是面露惊讶:“师姐从秘境出来后,化型丹散落一地,我捡起来后忘记给你。”
    原来是这件事。
    季汐道了声谢,伸手便要接过,却听到朱雀继续道:“可从我们进入秘境到师姐脱身已有三日,为何你没有化为原型?”
    好问题。
    当然是因为在秘境中双修补充了灵力,只是这事儿她不想让第三人知道,随口扯了个理由:“我在里面服用了过化型丹。”
    “这丹药有25颗,捡起的时候我数了数,一颗都没有少,师姐撒谎。”
    “……”
    “可秘境中的男子除了我之外,只有南音门的弟子。但我后来和师姐走散,”说到这里,朱雀似乎是游移不定:“所以师姐你和南音门的那位……”
    “没有。”
    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个南音门的男弟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看起来也没什么存在感,还满脸的雀斑麻子。他们合欢宗虽然喜欢男女双修,但也不是什么菜的都能下筷子,大家基本上都要看脸的好不好。
    看到她一副嫌弃模样,少年微微皱眉,喃喃道:“那还有谁?”
    “……这很重要吗?”
    “嗯。”
    这可是个热乎的八卦。
    但如此说来队伍里只剩下女弟子,或者说除了他和南音门以外,还有别的男子?
    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闪过一枚薄薄的小纸片。
    一个诡异而又荒唐的念头闪过脑海,意识到什么的瞬间,向来一副面瘫脸的少年也露出震惊的神色。
    “齐光君?”
    这怎么可能?
    话说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有几分荒唐,可谁知少女微微一愣,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心虚,被他恰好捕捉到。
    “真的是齐光君?!”
    季汐张开口,下意识要否认。
    却不知该怎么否认。
    少年立刻反应过来,因为过于震惊甚至微微后退几步,大脑宕机一样目瞪口呆。季汐心里一急,连忙上前比了个“嘘”的手势。
    可她刚一打开房门,便看到门外一排震惊的小脸。
    原来除了朱雀以外,还有五六个合欢宗的弟子站在客厢门口,皆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这个惊天大八卦。
    他们修真界,可真是银乱啊。
    ——————
    合欢宗宗主:我说什么,这修真界就是大银窝!
    朱雀:宗主说的对!
    其他弟子:宗主说的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