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灵力充满身体的感觉十分舒服。
    那是一种生机勃勃的力量,像是终于睡了一个饱觉,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季汐没再耽搁,当即捏了脱身诀,指尖聚起一阵白光,然后听得一声闷响,她竟直接被白光包裹着从那海怪体内飞出,毫发无伤。
    只是把海怪的尸体被戳了个洞,从洞口内飘出几缕乌黑的污血,不少碎肉被冲入水中纷纷扬扬地浮着,没过多久便像尘埃一样沉在水底。
    这一幕把季汐恶心坏了,她别过头不想再看那腐烂的尸体,转身便游远,继续寻找阵眼。只是沿着这片水域走了许久也没有看到什么蛛丝马迹,只好放出小纸人再让它指一指方向。
    小纸人已经恢复了原状,此时只是一张薄薄呆呆的小纸片。它在水中游得有些费劲,拼命地蹬着小短腿引路。结果季汐被它又带回了海怪的身侧,一人一纸片瞪着诺大的海怪尸体发呆。
    什么鬼,绕来绕去还是绕不开这只丑了吧唧的海怪。
    那只混住空洞的鱼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季汐看,似乎还在盘算着怎么把她吃下去。这次少女已经有所防备,警惕着关注着四周的海草。
    就在这时,小纸人兴奋地一跃而起,跳到了那颗眼珠子上。
    它跺了跺脚,和季汐示意。季汐嫌弃地皱起眉头,有些不情不愿地凑近。
    那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眼球尖尖的好似鸟喙,看久了便后背发麻。季汐刚凑近,便听到女人的轻笑声,“嘻嘻”“嘻嘻”地缠着她不放。
    “来找我玩呀,我的肚子里空落落的,好饿好饿。”
    “好饿啊,好饿啊,肚子上破了好大的洞啊。”
    “我能吃了你吗?诶不对,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吃不了你嘻嘻……”
    声音若有若无,像是人在故意捏着嗓子说话,季汐听着心里膈应到了极点——一开始还纳闷这海沟里怎么会有这么笨重的笼子,现在看来还是有几分道理。这海怪都腐烂成这个样子还在作怪,若是遇到心理素质差的,吓都要被吓死。
    还是速战速决吧。
    想到这里,少女朝那颗完好无损的眼珠伸出手。它已经腐烂多时,轻易就从眼眶里摘了下来。这颗眼珠已经有些发硬,呆滞的像块石头。
    但是轻轻一捏,眼球就破碎了,浓稠的汁液流得到处都是。里面藏着一只小小的玉刺猬,看起来也就一截手指关节那么大,却雕刻得俏皮可爱,栩栩如生。
    秘境的阵眼一般很难找,进入其中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适应秘境的规则。比如被施了时间法术的秘境会昼夜颠倒,人类昼伏夜出,若是发现自己的作息不太对劲便是破了阵眼;又或者这种带有浓厚情绪的秘境,往往阵眼会是秘境主人的信物,和主人有着浓厚的羁绊。
    这只玉刺猬不知是谁的东西,看起来有些年头。少女放在掌心想要细细打量,却因为光线实在太昏暗而作罢。
    总而言之,阵眼找到了,她可以回去了。
    玉刺猬发出淡淡的光晕,没过多久眼前的秘境便模糊起来,少女闭上眼睛,等待从秘境脱离。
    ……
    季汐醒来的瞬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陌生的天花板。
    这是在哪儿?
    身下是绵软蓬松的被褥,似乎是真丝的,躺在上面十分舒服丝滑,眼睛再往四周一扫,房间里的家具看起来精致而昂贵,桌角花瓶都被擦拭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她有些疑惑地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此时穿着的是一件淡蓝色的干净的里衣,原本的朱红色弟子服已经消失不见。
    真是奇怪。
    从秘境脱离后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竟然是在陌生的房间,连衣服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掉了。少女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却在这时大门被人“吱呀”一声推开,一个低眉顺眼的小丫鬟端着热水走了进来。
    看到季汐后,她惊讶地愣了愣,很快便恢复了笑意。
    “季姑娘,你可算醒了。”
    季汐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这里是哪里?”
    “这是我们千秋山庄的客厢,那日您被救出来后直接昏睡了三天三夜,庄主说今儿个您再不醒,他都要给请医修看一看了。”
    三天三夜……她这也太能睡了!
    不过等下,什么叫“被救出”?
    她难道不是破阵而出的么?
    “我是被救出来的?”少女微微蹙眉:“我明明找到了阵眼……”
    那小侍女闻言,反而是一脸惊讶:“季姑娘您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和您一起进去的弟子都已经出来了,只有您迟迟不归,庄主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从秘境中解救出来。您难道都不记得了?”
    “我记得我进入了冰层下,看到了一个铁笼,笼子里关着一只很大的海怪。”
    “是呀,您被发现的时候,可不就在那笼子里关着。”
    “笼子里?”
    “我们都还好奇,您是怎么进到笼子里去的。那么大的铁笼子,也没有进去的地方,您被困在里面怪不得出不来呢!”
    说到这里,小侍女咯咯笑了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季汐莫名地看着她,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但紧接着,那笑声越来越尖利,越来越急促,逐渐从“咯咯”变成了“嘻嘻”。又听得“啪嗒”一声,那盆热水掉在了地上,滚烫的水泼得小侍女满身都是。可是她似乎毫无知觉,嘴巴里发出捏着嗓子一般,纤细的笑声。
    “你到底是谁?”
    季汐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厉声质问道。
    那小侍女笑着笑着突然捂住脸,再一抬头,两颗眼球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两只血淋淋、黑黢黢的眼窝。她空洞地“看”着季汐,声音像是机器人一样毫无起伏。
    “你为什么把我的眼睛挖走了?”
    ……
    “啊!”
    一声尖叫伴随着浑身的冷汗,季汐猛然睁开眼睛,浑身都在激烈地发抖。
    她用力地喘息着,似乎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胸口仍在剧烈地起伏。
    “师姐!”
    耳畔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带着几分关切。少女惊魂未定地侧过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俊俏的少年穿着一身朱红色的弟子服,结实的臂膀紧紧搂着她的身子,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担忧。她愣愣地反应了一会儿,伸出手,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嘶!”
    少女痛得呲牙咧嘴,眼泪差点都被逼了出来。
    这下应该不是在做梦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