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10)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少女的双腿白嫩丝滑,抚摸上去宛如上好的绸缎,指尖流连之处满是陌生的滚烫的灼烧感。
    齐光君面色沉稳,动作却带着一丝懵懂,总是时不时瞥一眼她的脸,似乎在观察她的神色。当他把手指伸到少女的下体里后,她用牙齿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忍耐什么。
    手指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季汐有些疑惑:“怎么了?”
    “你为何在忍耐?”
    银发青年坦然地问。
    这是个难以启齿的问题,他这样直截了当地问出来,又是一副冷然的神色,又让这个问题更加羞耻几分。
    “……我没有忍耐,只是觉得很舒服,”少女的脸微微泛红:“难受的话我肯定会说出来的,你放心好了。”
    齐光君轻轻点点头,于是那根骨节分明的手指又伸到她体内,毫无章法却十分灵活,将那湿热的阴道插得水淋淋,不住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往里送。她的体内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夹杂着略微杂乱的喘息声,莫名让人觉得有几分燥热。
    如此用手指来回抽送了几下,她突然摁住他的手扭着腰自己动了起来,似乎是来了兴致。他的手指一下子便插得很深,指腹时不时擦过一小片褶皱处,惹得她发出细小的、可爱的呻吟。
    “齐光君……哈……”
    她睁着迷蒙的眼睛,轻轻喊着他的名字:“快一些……还要再快一些!”
    青年脾气极好,这种微不足道的请求当然也是尽量满足,于是他摁住她的小腹将其固定在草地上,另只手伸进她的阴道里飞快地抽送起来,“啪唧啪唧”的水声急促地响起,飞溅的液体落在了草地上、衣襟上,甚至是他的脸上,散发出一股古怪的淫靡的味道。
    第一次这种闻到的味道。
    像是把一朵熟透的花在指尖揉碎,腐烂的气息混杂着花香,便是此时指尖的气味。
    就在这时,身下的胴体突然抖了抖,少女抓住他的袖子发出一声呜咽。青年还没发应过来,便听到一阵“淅淅沥沥”的撒水声,阴部突然喷出一簇透明的爱液,将他的手指和衣袖淋了个湿透。
    她微微仰起头,指尖用力地抓着他,脚尖都绷得笔直。
    发生了什么?
    齐光君愣了愣,低头看了眼她的小穴,和插在里面还没拔出来的自己的手指。他下意识地抽出手,听到“啵”地一声响,指尖和肉唇间牵起一根黏糊糊的银丝。
    她分泌这么多黏液只是因为手指的爱抚么?只要把手指深入她的阴道里,就能让她如此失态?
    这是个颇为玄妙的问题,齐光君伸手拨开两片柔软的阴唇,似乎想要一探究竟,少女却有些害羞地捂了捂。她的嗓子有些沙哑,听起来闷闷的。
    “看它做什么……”
    “方才你这里喷出了许多水,是因为情动?”
    季汐点点头,微微曲起膝盖,想要将下体遮掩住。看她有些不自在,齐光君也没有继续,指尖迅速捏了个诀便将那些滑腻的液体悉数清理掉。
    手指顿时干干净净,少女的下体和阴道也被细心地照顾到了,一同变得干干爽爽。谁知季汐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立刻抬起头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齐光君微微蹙眉:“只是清洁咒。”
    “我的……我的……”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迅速低头看了眼自己下面——方才还湿润的小穴顿时变得干巴巴的,别说塞进去一根阴茎了,就连几根手指都够呛。也就是说,刚才好不容易做的前戏这下子全白费力气了!
    银发青年微微侧头,看起来似乎有几分不解。季汐不知该如何给他解释,只能有些跟铁不成钢地咬了咬牙:“你、你把它弄干了,待会儿怎么与我双修?那东西进得来么?”
    她伸手指了指男人翘起的阴茎,齐光君似乎明白了什么,破天荒地沉默了一瞬。
    “不可。”
    “所以说我该怎么补充灵力!”
    她嗷嗷打了个滚,似乎有些难过,赤裸的身子在草地蜷成一团,好似某种小虫。银发青年看了她一眼,愧疚地思考了一会儿,手里悄悄变了朵白色的小花。
    又似乎觉得不妥,小花的颜色换了换,又变了大部分女修都喜欢的浅粉色。
    这时,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的少女突然一骨碌起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等等。”
    齐光君下意识将小花收回掌心,表情一片淡然:“怎么了?”
    “双修本质上便是互换体液汲取灵力……刚才你得到了我的,我只要得到你的就好。”
    此言有理,青年点了点头。
    “那你要如何得到我的……”齐光君顿了顿,那个词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少女的脸红了红,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男人粗壮的阴茎上,声音顿时低如蚊呐。
    “我……我可以用手帮你弄出来,然后……”
    然后再收集起来,送到自己体内就行。
    至于怎么送,她觉得齐光君既然能幻化出这么栩栩如生的秘境,肯定有办法让他的精液进入她的体内。
    ……
    另一边,秘境外的仙君端坐在九头玄鸟宝座之上,双眸轻阖,周身盘旋着点点银辉,一片仙气缭绕。
    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坐被人供奉的金身,如此端庄而又高高在上,眉眼淡然而又带着几分对世人世间的亲切,看起来令人心生亲近却又不敢染指半分。
    然众人不知,仙君端坐的身体却被情欲缠身,狰狞发硬的阴茎藏在宽松的衣袍下;紧闭的神圣的双眸看到的却是满目淫靡,幻境中他那一成灵力化作的分身被那女修含着下体,如鸡蛋大小的龟头沾满了她的口水。
    他看到“自己”被吮吸得啧啧作响,阴茎变得晶亮而高昂,满是她的气味。他看到她双手撸动着“自己”的阳具,两颗饱满的精囊有节奏地“啪啪”甩起;他看到“自己”突然低吟一声,射出一股浓精在她绵软的奶子上。她顿时眉开眼笑,两只手托着奶子防止温热的精液洒下来。
    “这些精液都要放入我的体内,如此才能让我获得灵力。”
    “自己”点点头,用一根手指温柔地将精液从她的乳房上刮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少女的右腿,将占满精液的手指送入她的阴道中,那阴道便像小嘴一样将挂着的精液吃得一干二净,如此往来了足足有七八次才结束。
    真是怪诞而又荒唐。
    宝座上的仙君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睁开眼睛,不再看那秘境中的场景。但他也并未放在心上——之前有人为他供奉金身,其道观遍布各地,也有人在他面前媾合,野狗、野猫、野雀更是不分场合,交配之事随心所欲。
    只是如此一来,她应当可以从海怪体内脱身了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