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季汐把自己的猜测和小纸人说了一下,那小纸人点点头,验证了她的想法。
    即使如此,她却没有很高兴——知道阵眼只是第一步,她还得找到阵眼才能从这个该死的秘境里出去,光是要跳到这冰层下面,都令人胆战心惊了。
    季汐看了眼脚下汹涌咆哮的漩涡,里面的黑水宛如一场粘稠的梦魇,引诱着她下来。可是她也不想留下,那些噩梦不知何时又会找上她。
    左右都是遭罪,不如放手一搏。
    这么想着,她下定了决心,开始回想原主学到的法术。过了一会儿,她的手心出现了一个长而狭的风刃,将周围呼啸纷飞的雪花一劈两半。
    季汐将风刃凑到冰层上方,直直切了下去。锐利的刀锋顺利切入坚硬的冰层,没过多久就切出一个能容纳一人大小的入口。少女站在冰层上,朝下面看了一眼,涌动的河水从切口处拍上来,似乎是一双手挣扎着要捉住她的脚腕。
    真的要跳下去吗?
    若是下面没有阵眼呢?若是小纸人在骗自己?若是这也是个梦境呢?
    一时间,百倍千倍的恐惧袭来,让少女连连后退几步,心里忍不住打起退堂鼓。就在这时,一道清冽温柔的声音响起。
    “别怕,我的一成功力会随你下去,只是水镜看不到你的情况,若是需要帮助,及时开口即可。”
    下方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线,水镜自然看到的也只有黑咕隆咚的一片。但一听到他的声音,季汐似乎就安心了不少,将小纸人妥帖地塞到怀里,点了点头。
    “那我可要下去了,有情况我会大声呼救的。”
    小纸人点点头,胸脯拍得“砰砰”响。
    有齐光君的灵力加持,这水下并不冷,但是和预料中的一样漆黑,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囚笼,耳畔边只有咕咚咕咚暗流涌动的声音。
    季汐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往下游,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开漩涡。往下游了大概十几米,头顶的切口已经小到微不可见,她还没有触碰到除了水以外的任何东西。
    仿佛置身于一个无边无际、漆黑一片的宇宙之中,她四处漂浮,脚不沾地,像是被人扯断了线的风筝。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竟然出奇的冷静,脑海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找到阵眼顺利出去,不管要面对什么未知的代价。
    继续往下的,是那条狭窄而充满未知的海沟。
    细碎的冰块时不时擦过面颊,少女的脸上、胳膊上陆续出现几道小小的划伤。季汐停下海沟上方犹豫了一瞬,然后一个俯冲直接扎了下去。
    ……
    这是条幽深的海沟,但与其说是沟,更不如说是一条裂缝。
    两侧的断崖层次不齐,一不小心便能刮伤脆弱的皮肤。季汐小心翼翼地摸着断崖往下,一边给自己做心里建设,一边时不时回头,看到透过冰层的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远。
    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会有这种新奇体验。
    游了约莫半个钟头,季汐突然间摸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她伸手扯了扯,那东西很长,在水中扬了起来,像是一根铁链。
    这种地方竟然会有铁链?少女惊讶地顺着往下游,没过多久感到面前越来越开阔,从仅能容纳一人的裂缝变成了空旷的水下岩洞。
    好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
    难道阵眼就藏在这里?
    这时,额头突然“咣”地直接撞上了一个坚硬的笼子。她吃痛地捂住脑袋,眼泪几乎一瞬间就被逼了出来。
    然而很快,她就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口。
    在她面前,这座两人高的笼子深埋在脚底的泥泞之中,数不清的海草包裹在笼子上,像是一根根招魂幡。她伸手扯了扯,耐心将海草清理掉,待一片浑浊消散,笼子的真面目逐渐露出来。
    那是一个被七八条铁链牢牢拴住的、腐烂的海怪骸骨。十几只带着吸盘的触手被鱼类几乎啃食殆尽,破碎的皮肤和碎肉在水中飘荡。它肯定是个大家伙,只是被憋屈地关在笼子里,触手将自己牢牢包裹成一只球。
    不知为何,看到海怪的瞬间,季汐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悲伤。
    她游到笼子上方,找到了两只偌大的眼睛。只是一只已经没了眼球,空有一副乌黑的眼眶,另一只眼球已经浑浊暗淡,似乎早已没了生息。
    “救救我……”
    微弱的声音传来。
    少女神色一凛,四处打量。
    “进入它,撕破它……”
    进入……撕破……
    究竟是什么?面前只有一个笼子,一副腐烂的尸体,一个几乎没有多少灵力的小弟子,这个声音的究竟是谁发出来的?
    还没等季汐反应过来,面前的笼子突然发出一阵隆隆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从这骸骨里爆破而出,将铁笼撞击得晃动不停。季汐下意识想要后退,谁知脚下一紧,一根海草不知何时悄悄缠上她的脚腕,将她用力往后一扯——
    连一声尖叫都喊不出来,季汐仅向上挣扎了一下,便被直接拽进了那具腐烂的尸首里。
    ……
    入目是鲜红的肉块和蠕动的机体组织。
    外表已经腐烂的海怪似乎还有一丝生机,在它的体内,这些鲜肉还有体温,将少女包裹得密不透风。
    季汐的身上挂满了淋漓的鲜血和透明的粘液,身上满是铁锈的味道。这个味道再搭配上面前可怖的场景,几乎让她想要呕吐出声。她想要伸手捂住嘴巴,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陷入海怪的肉里,被血管紧紧地缠住。
    要死!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那个微弱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太好了,你进来了……”
    “我好寂寞,我好寂寞,你能不能陪陪我……”
    季汐忍无可忍道:“你倒底是谁?放我出去!”
    那声音笑了笑。
    “出不去啦,你被我吃了……嘻嘻……我就是这条鱼……”
    真是离谱到家了。
    如果手中有把刀,季汐只想把她片成生鱼片沾芥末吃。然而现状却颠倒过来,她才是鱼肉,已经被这海怪吞进肚子,腿脚都和她的肉长在一起。
    她该怎么办?
    这时,胸口的小纸人突然动了动,从她的领子里爬了出来。它站在少女面前,伸出小短手拍了拍她的嘴巴。
    对了,还能求助。
    她可以通过纸人,朝外面求助!
    季汐急忙喊道:“齐光君,你在吗?”
    很快便听到了回答。
    “嗯。你到水底了么?”
    这个声音充满了力量,光是听到都让人觉得安心不少。季汐突然鼻子酸了酸,狼狈地点点头。
    “我被海沟里的海怪吞到肚子里,手脚都动弹不得,现在该怎么办?”
    “当务之急,是先从海怪体内出来,只需用灵力强行突破即可。”
    强行突破?
    这倒是个好法子,但是这海怪体积庞大,又把她紧紧缠住,体内的灵力早就不够用了。
    若想补充灵力,只有一个法子。
    少女的脸红了红,突然问道:“水镜里现在能看到我吗?”
    “暂且不能。”
    他们只能看到海沟内那只偌大腐烂的海怪。而季汐在其体内,水镜是看不到的。
    听到这里,少女松了口气。
    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先对不起齐光君了。
    她看着面前的小纸人,让其凑到自己唇边,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话。
    下一秒,只听”嘭“地一响,小纸人凭空变成一个满头银发、俊美如谪仙的青年,样貌和齐光君如出一辙。
    青年看着季汐,俯下身子,凑过去吻上她的嘴唇,柔顺的发丝顺势滑到了她的衣襟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