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睡了男主后我死遁了(NP高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靡公主与敌国质子(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雪纷飞,窗外压倒了一束梅花树枝。
    季汐醒来的时候,被窝里的身子带着一股难耐的燥热,两腿根中间那个难言的地方带着一丝异物感。
    她半睡半醒,下意识地动了动大腿似乎想把那异物挤出去。
    谁知下一秒,那异物竟然开始动了起来。
    粗壮的东西带着一丝体温,慢慢地挤开她的双腿,一下又一下地碾磨着花穴,发出黏腻暧昧的水声。
    莫名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季汐突然瞪大眼睛,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地栽倒在地。
    “卧槽卧槽!”
    床上躺着一个、不对,两个赤身裸体的精壮男人,其中一个还在睡梦中,被她的动静吵得翻了个身继续睡;另一位小麦肤色的男人和她四目相对,脸上挂着一丝惊恐。
    不对,该惊恐的人是她吧!
    “你干什么!”季汐蜷起身子,双手护在胸前。
    “陛下,是不是奴刚才的服侍惹您不快?求您饶奴命!”
    那男宠见状直接起身跪在床上,表情十分惶恐。
    然这一起身不得了,下胯那又长又粗的肉棒直冲她面门,上面还挂着透明的爱液,淫靡得让人双腿发软。
    季汐的眼睛几乎要瞎了。
    “你快盖上被子啊啊啊啊”
    男宠愣了愣,十分听话地盖好了被子。季汐见状,立刻抓起了地上的衣服便套在身上,冲出厢房。
    沿途有不少婢女已经起床,看到季汐的一刹那纷纷低头行礼,对她的衣衫不整好似习以为常。季汐一口气跑到了冷清的后花园,找了个没有人的假山后藏着,这才长舒一口气。
    她缓了缓心情,闭上眼睛,开始在识海里呼唤系统。
    「干嘛,开工第一天就来找我?」
    喊了五六分钟,系统才慢慢悠悠地回复。季汐暴躁道:“这是什么鬼剧情,我一大清早起来,浑身上下连衣服都没穿!”
    「所以说我是合欢系统嘛,这不是很正常……」
    “正常个——”
    「任务结束,两百万奖励。」
    “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季汐立刻笑靥如花:“系统大大,就是说这个剧本虽然正常,但我好歹也是新人,第一次出任务,下次能不能提前把人设和前情提要发给我?我好参考参考?”
    这也是个正常需求,系统干脆地答应了,顺手把这次的信息也一股脑塞了进来。
    这是本古代背景的小黄文,季汐穿越的角色是大永国最受宠爱的长公主灵汐,也是这本书最大的反派。她不仅爱慕虚荣,恃强凌弱,还生性靡乱,尤其喜欢男色,在自己的公主府内养了近20位面首,每天的生活淫乱无度。
    女主是灵汐的妹妹灵越,因为生母不受待见被打入冷宫,所以在宫内地位远不如灵汐,灵汐对这个性格像小太阳一样的妹妹很不待见,时常找她麻烦。可是灵越每次都没放在心上——她的心思全在敌国的质子,也就是本书的男主谢容楚身上。
    这次季汐的任务,便是刷满男主谢容楚的合欢值,达到100%后死遁脱身,就算完美完成任务。
    而合欢值的提升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做爱。
    合欢系统虽然到处透露着离谱,但好就好在自由度高,只要能完成任务,不管用什么手段,哪怕下药幻术也好,男主合欢值达到100%后便是任务完成,季汐就能拍拍屁股脱身,美美拿奖金。
    所以她稍微理解了一下系统的意思,这回的任务大概就是和那个敌国质子做爱——做到他合欢值达到100%即可。
    这还不简单!
    自己如今做足了心理准备,又有200万奖金拿,别说100%,1000%都能给他搞定。
    “哦,对了”系统语气一沉:“因为这种事情也发生过几次,我特地提醒你一下,请宿主千万不要爱上男主,你要时刻记住他们只是任务,不能动心,否则你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嗯哼~”
    “……也拿不到巨额奖金。”
    季汐立刻严肃道:“请组织放心!”
    “……”
    ……
    灵汐公主的公主府还挺大,季汐在消化完任务后,还抽空逛了逛,这下子走了一两万步才逛了一半,把她累的够呛。
    不得不说,这个公主真的奢靡,不少柱子都贴了金箔,质地细腻的瓷器价值连城,就连自己随手扯的地上的衣服都是极好的纱罗绸缎,看起来光泽细腻,薄如蝉翼。
    逛完之后恰好到了饭点,她正好去补充体力,为了不漏馅特地点了几个看起来身材不错的男宠陪她一起用膳。
    吃饭的时候倒是很享受,季汐依偎着身后温热精壮的胸膛,一侧头就有葡萄喂到嘴边,安逸得让她眯起眼睛。
    这个灵汐公主除了性格烂人品差,倒也是个很会享受日子的人。要不是任务失败要付十倍违约金,这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是不行。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一阵喧哗,“嘭——”地一下大门被人从外打开,一个身穿素色长裙的少女闯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满头大汗的丫鬟。
    “对不起殿下,灵越殿下直接闯了进来,奴婢没有拦住……”
    一听到这个名字,季汐下意识看了过去,那素衣少女——也就是女主灵越公主正站在自己面前,圆圆的杏眼里含满了泪水。
    好、好可爱的女主!
    颜狗季汐不争气地内心咆哮。
    表面上却甩了个白眼过去,不耐烦道:“什么事,快讲,我饭才吃了一半。”
    灵越看到她身侧的男宠,也顾不得害羞,一咬牙泣声道:“求皇姐开恩,就容楚殿下一命!”
    “谢容楚?”
    好家伙,自己吃个饭的功夫,男女主的剧情竟然都来了。
    “他怎么了关本宫何事?你觉得本宫会在意一个敌国质子的死活?”季汐十分不熟练地扯出一抹冷笑:“本宫什么时候这么好心肠,让你也敢擅闯在先,求人在后?!”
    这句话说的声音不小心有些大,一旁的宫女吓得脸色苍白,连灵越都颤抖了一下,脚步往后踉跄。
    “可、可皇姐,他已经毒入骨髓,再拖下去怕是要……”
    季汐挑眉:“毒?”
    灵越恐惧地点点头,豆大的眼泪掉个不停。
    一旁的宫女小声道:“殿下您前几日得了西域的千针毒,当众让容楚殿下服下的。”
    “……”
    这个毒的名字一听就不好听,万一男主真的被这玩意儿折腾死了,任务百分之百得歇菜。
    她假装风轻云淡道:“他既然还没死,急什么?”
    “可是皇姐,那千针毒顶多让人撑三日,过了今天容楚殿下怕是真的不行了!”
    “少给本宫装可怜!本宫能给他下毒,自然知道解毒,”季汐冷声道:“带本宫过去!”
    骗人的,她不知道怎么解毒。
    但系统之前说过,如果遇到难解的剧情,自己可以用合欢值兑换一些开挂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万能解药。
    所以她现在,必须亲眼看下谢容楚的情况。
    ……
    谢容楚的居所离公主府不远,所以灵越情急之下也是赶来这里求人。到了地方,季汐看着面前破破烂烂的茅草屋,一时间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
    虽然是敌国质子,好歹也是个皇子,怎么住这种破烂地方?
    “容楚殿下就在房内,已经痛得无法下床,若是皇姐肯施舍解药,灵越愿当牛做马……”
    灵越哽咽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季汐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嘴上的话却十分不留情面:“他若是死了,庆国定然不会作罢,两国的和平来之不易,我身为一国公主自然有分寸。你们都下去吧,本宫给他解药的时候,谁也不能进来。”
    “是!”
    “多谢皇姐!”
    大门吱呀一声在背后关上,季汐来到房内后,警惕地落上锁。
    本以为是破败不堪的草屋,谁知里面却打理得井井有条,阳光透过窗纸洒进屋内,地面也干净得不染尘埃。
    这小质子还怪讲究的。
    她如此想着,目光移到房屋正中的床榻上。榻上躺着一个弱冠之年的少年,一双秀眉因痛苦而紧簇,嘴唇已被咬破血痕干涸,看起来有些凄惨。
    再仔细一瞧,少年的样貌生得极好,身材结实修长,高挺如玉的鼻梁上带着一颗小痣,正是男主谢容楚。
    真的是好漂亮一美人,就连受苦时都这么好看,真不知道平日里原主是怎么狠下心来折辱他的。
    季汐忍不住凑近了瞧了瞧,衣物竟然也因为日日更换而带着皂荚的香气,她十分满意。
    “系统,男主中了千针毒,你这里有解药吗?”
    系统「当然有,不过要5%的合欢值,或者奖金的10%来抵扣。」
    季汐:“有毒吧,我还没和他上床,也没有20万给你啊!”
    系统「好说,你现在赶紧和他做一次不就有合欢值了吗?5%很好搞定的。」
    季汐:“现、现在?我要干嘛?”
    系统「理论付诸行动的时候到了,宿主你加油哦!为了你的隐私,我先屏蔽了,结束了叫我。」
    季汐:”???等下!“
    啪嗒一声,识海通讯中断,季汐愣了一会儿,目光僵硬地抬起来,转向床上的少年……的下体。
    5%的话……应该大概或许不用她亲自上阵,用手总行了吧?
    她吞了吞口水,瞄了眼昏迷不醒的少年,隔着一层单薄的里衫,缓缓伸手碰了碰男子两腿间的地方。
    “我趣……”
    只能说,很有料。
    隔着一层布料,虽然没有肉贴肉地感受到,却能清晰地摸到大致的轮廓。那阳物尺寸十分可观,不比自己的男宠差到哪儿去。手掌覆在上面时,还会微微发颤……
    季汐深吸了一口气,收回微烫的手掌,直接把那层里衣掀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