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倾尘(出轨H 伪叔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倾回到学校,直奔顾予时的办公室。她一把推开门,顾予时被人打扰,皱着眉看向门口,在看到来人是她后欣喜地起身迎了过来,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回来了。”苏倾去而复返,没有留在燕珩身边,他嘴角抑制不住地弯了起来。
    苏倾却神色冷淡,转头看着他开口道:“是不是你干的?”
    顾予时笑意凝结在嘴角,他似是不解地问:“什么意思?什么是不是我干的?”
    苏倾见他继续装傻,抬眸直视他的双眼:“燕珩被人袭击,还有他公司被查,是不是你让人干的?”
    顾予时却没有被拆穿的慌乱,他平静地回视着她,几秒钟后,他笑了起来,手背摩挲着她滑嫩的脸颊,眼神却仍旧冰冷:“你比我想象中更加聪明。是又如何?你已经选择了我,他还纠缠你,我只是在背后推了赵家一把,可没想要他的命。”
    他本不想让苏倾知道这些不光彩的事,但既然她已经猜到了,他也就不再隐瞒。
    苏倾拂开他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着他:“我可以选择你,也可以放弃你选择他,我现在后悔了。”
    顾予时听见她的话,再没有之前的淡然,他慌乱起来,站起来紧紧抱住苏倾,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消失。
    “不要!倾倾,我错了,我道歉好吗?我都听你的,不要离开我。”他埋首在她温热馨香的肩窝,低低哀求道。
    苏倾一动不动站着,任由他抱着自己,她道:“那就收手,不论你要做什么,都到此为止。”
    “好,我答应你。”
    “还有,别再干涉我和燕珩之间的事。”苏倾一字一句说道。
    顾予时身体僵了僵,似乎在做极大的心理斗争,一时间苏倾只能听见耳边他急促的呼吸声。
    苏倾话里的意思他明白,要他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孩和另一个男人保持关系,固然难以接受,但他更承受不了失去苏倾的后果。
    这个女孩已经深深占据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如果她要离开,无异于用刀生生从他心上剜下一块肉。
    得到过再失去,比从未拥有过更要痛苦百倍。
    “好。”他听见自己开口,声音沙哑得不像自己。
    ——
    医院这边,柳今终于醒转。
    当时,她看见那人拿着刀朝燕珩跑来,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不能有事。
    那一刻她没有想过任何后果,听从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指令,挡在了他身前。
    冰冷的刀刺进身体,很痛很痛。
    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点流逝,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她竟觉得就这样死去也不错,至少是以他妻子的身份死去,他们至死都是夫妻。
    睁开眼,看见燕珩正坐在病床边,眼神空洞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见他安然无恙,她松了口气,轻叹一声:“你没事就好。”
    燕珩听见她虚弱的声音,回过神来,凑近她问:“醒了?感觉怎么样?”又按了按床头的呼叫铃,叫医生过来。
    柳今的声音透过氧气面罩传来,听着闷闷的:“你还想跟我离婚吗?”
    燕珩愣了愣,撇过头去不再看她的脸,低声道:“现在先不说这个,先好好养伤。”
    他逃避的态度已经是答案,柳今也没有太多失望,她声音虚弱,语气却异常坚定:“等我好了,就带小航去美国定居,不会再回来了。”
    燕珩闻言有些诧异地看向她,她似是有些累,喘息了一会儿,继续说:“你想和谁在一起我不会再管,也管不了。但婚我不会离,燕太太这个位置,我这辈子不会让出来。”
    燕珩张了张嘴,想开口又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医生护士进了病房,他只得退到一边,安静地站着。
    ——
    叁个月后。
    燕珩结束一天的工作,到了家门口,却踌躇着不想进去。
    柳今已经带着儿子去了美国,苏倾也没有来过,他知道,打开门迎接他的是一室的空寂和孤独。
    平常他逼着自己加班到深夜,住在公司也好过回家,但今天是周五,他再没有理由待在公司里。
    然而,他打开门,却不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和阴冷。
    家里灯火通明,他没有准备,几乎被亮得睁不开眼。暖气扑面而来,驱散了他一身的寒意。
    “当当当当!生日快乐!”
    燕珩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姑娘出现在家里,几乎要疑心这是自己思念太甚而编织出的美梦。
    然而这不是梦,苏倾跑过来给他戴上生日皇冠,搭配着他一身西装笔挺,显得有些滑稽。
    她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面前摆着一个精美的蛋糕,上面插着点燃的蜡烛。
    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苏倾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托着腮“哼”了一声,娇声道:“喏,看你孤家寡人的太可怜,给你过生日咯。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不会连自己生日都忘了吧?”
    其实燕珩没忘记,就算他忘了,也会有许多合作商按例给他送上生日祝福和礼物,公司的人也会提醒他。
    但那些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形式,本以为今天会像之前的每一天一样独自度过,却出现了如此巨大的惊喜。
    燕珩安静听着苏倾给他唱生日歌,她清亮的歌声回荡在他耳畔心间,他看着温暖的烛光辉映着她娇媚的脸庞,心想,上天终究还是眷顾他的。
    “快点吹蜡烛许愿。”苏倾唱完,催促着他。
    这样幼稚的活动燕珩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了,但他顺从地听小姑娘的指挥,闭上眼双手合十,轻声道:“我的愿望是,我的倾倾可以一直快乐下去,无病无灾,永远被爱。”
    他睁开眼,看见苏倾白皙的脸庞上一点点飞起红霞,她低下头小声道:“干嘛呀,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燕珩低低笑着,摸了摸她的发顶,还像记忆中一般柔软丝滑:“一定会灵的。”
    苏倾突然又抬起头,想起了什么,边说边站起身朝厨房走去:“对了,我给你做了一碗长寿面,你快尝尝。”
    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走出来,放在他面前,递给他筷子。
    燕珩有些意外,毕竟他知道这小姑娘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苏倾看见他的表情,颇有些不好意思,绞着手指道:“我在网上搜了教程现学的,我尝过了,可以吃的,吃不死人。”
    又转而换上一副恶狠狠的表情,挥舞着小拳头,冲他道:“就算难吃你也得吃下去,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
    燕珩低头看向那碗面,最普通的清汤面,上面盖了一个荷包蛋,撒了一点葱花。
    他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的确不难吃。
    在小姑娘殷切的目光下,没一会儿燕珩就把碗里的面吃了个精光,连汤都没剩下。
    苏倾见状终于放心笑了,她顿时成就感爆棚,燕珩进厨房洗碗,她也乐颠颠地跟在他身边。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