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倾尘(出轨H 伪叔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象他的肉棒插进娇嫩的花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凌晨的会所依旧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苏倾踩着高跟鞋穿梭过人群,一袭紧身黑色吊带裙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胸前的饱满随着她的步伐跳动着呼之欲出,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紧翘的臀部摇曳生姿,裙下一双细长笔直的双腿白的晃眼。所过之处,男人皆停下动作,向她投来惊艳的目光。
    对于这些苏倾早已习以为常,微眯着狐狸眼扫视过去,脚下却毫不留恋地向门口走着。
    被酒意熏染的双眸水波流转,媚意横生,被她魅惑的眼波扫到的男人们不自觉的酥了半边身子,仿佛魂儿都被这妖精一样的女人勾走了一般,直到苏倾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还久久回不了神。
    被夜晚的冷风一吹,苏倾的酒意消散了大半。
    在路边等出租车的间隙,她从包里翻出烟来。火星在她修长白皙的手指间明明灭灭,她朝着半空中吐出一个烟圈。
    烟雾模糊了女人的表情,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眸看不出一丝情感,只有眼底透着一股深深的厌倦。
    男人这种生物,再是有权有势,再是传言不近女色,只消她略施手段,还不都乖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没劲透了。苏倾这样想着。
    马路对面一辆的士朝她按了按喇叭,苏倾按灭手中的烟,起身走去。
    然而刚走出几步,一辆货车朝她呼啸而来,车灯亮的晃眼,苏倾下意识地闭了闭眼,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
    苏倾陷入了一片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就当她以为这就是自己死亡的归宿时,突然感觉身体有了知觉。她尝试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有了一丝光亮。
    “醒了醒了!”一个女声惊喜地喊道。
    苏倾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男一女坐在床边,两人看着叁十出头,似乎是夫妻。女人激动地握着自己的手,喜形于色。而一旁端坐的男人虽面无表情,看着也是松了一口气。
    苏倾有些摸不清状况,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所幸她刚醒,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只听男人对女人说:“小倾刚醒,想必还有些不适,咱们先去叫医生过来看看吧。”
    女人连连称是,拉着男人出了病房。
    苏倾闭了闭眼,感觉头一阵刺痛,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蜂拥而至。
    原来她竟穿书了!
    她穿进了一本自己正在看的总裁甜文中,这本小说主要讲了霸道总裁男主和灰姑娘女主的爱情故事,目前刚完结,正在更新番外篇。
    在番外中,男女主结婚多年,已经有了孩子,还依然十分甜蜜。此时女主一个亲戚的女儿来A市上大学,亲戚拜托女主多加照应,女主自然是答应了。没想到这个女大学生竟然想勾引男主,而男主作为爱妻子的好丈夫自然是第一时间发现了端倪,将女生赶回了老家,让她名声尽毁。
    苏倾很是无语,因为这个炮灰女配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原身也叫苏倾,而刚才的夫妇就是书中的男女主——燕珩和他的妻子柳今。
    如今苏倾刚来A市,因为不熟悉交通,在过马路时专注于看手机导航导致被车撞了。在昏迷一天一夜后终于苏醒,只是右腿骨折了。
    终于搞清楚状况后,苏倾深呼一口气,淡淡地笑了。
    原身想勾引男主,却自食恶果。苏倾可不相信世上真有面对诱惑不为所动的男人,除非是施计的人太蠢。
    如今她来了,自是要帮原身完成她的梦想。上辈子就没有她得不到的男人,什么洁身自好不近女色,都是扯淡。对付所谓正人君子,无非是要多花些气力罢了,她有这个耐心。
    思考间,燕珩和柳今带着医生来了。医生看了表示苏倾已经无大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只是骨折的右腿还需要绑石膏,一个月后再来拍片复查。
    柳今谢过医生,在苏倾床边坐下,神色温柔道:“谢天谢地,可算是没出大事!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表姐交待。答应了要好好照顾你的,结果没来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可吓死我了!”
    柳今口中的表姐就是苏倾的母亲,虽说是表姐,却是隔了几代的远亲,因着老家住的近,又因为柳今嫁得好,苏倾家里有意平日里多加走动,所以关系还算亲近。
    “柳……柳姨,我没事的,是我自己不小心,养几天就好了。”
    柳今和丈夫今年都是叁十七岁,看着还十分年轻,虽说原身才刚满十八岁,苏倾上辈子也快奔叁了,要她对着柳今喊姨还真是有些别扭。
    随后柳今又充满歉意地说自己明天就要离开了,因为儿子小航即将出国上小学,自己必须陪同着一起去。
    听到这苏倾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莫名。
    柳今以为她是担心自己走了没人照顾,又赶忙道:“不过你别担心,你燕珩叔叔还在A市,你出院了就去我们家住,他会照顾你的。”
    苏倾点点头,清澈如小鹿般的双眼眨了眨,盈盈看向燕珩,软软糯糯地说:“那就麻烦叔叔了,等我开学腿就好了,我就搬去学校宿舍住。”
    燕珩看着乖巧的苏倾,只觉得一颗心软的不成样子,酥酥麻麻的。
    在和妻子刚结婚时,他是见过苏倾的。那时候小姑娘还只有六七岁,见了他就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说要买芭比娃娃,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他自己没有女儿,记忆中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和眼前这个青春洋溢的脸庞重合,燕珩不禁弯起唇角,神色温柔地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柔声道:“小倾想住多久都可以,就当是自己的家。”
    又聊了会,柳今要回家去收拾出国的行李,燕珩自是要送她。
    柳今对苏倾说:“我帮你找了个护工阿姨,一会就来,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打我电话。”说着帮苏倾掖了掖被角,便和燕珩一起走了。
    苏倾躺在床上整理着思绪。
    能当小说男主,燕珩的条件自是不必多说。叁十多岁的男人正是最好的年华,有着岁月沉淀的成熟稳重,又不失少年的意气风发。身材高大挺拔,五官俊美,因着长年身居高位而散发着杀伐果断的气质,神秘而清冷。
    最重要的是对待妻子始终专一,眼里从没有别的女人。
    这样的高岭之花,苏倾很是满意。有挑战性的男人才有意思。
    她很好奇,这样爱妻如命的男人,如果有一天情难自抑,忍不住将妻子的外甥女压在身下,把自己坚硬的肉棒插进小姑娘娇嫩的花穴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光是想象,苏倾就感觉双腿发软,穴内痒痒的涌出一股春水,濡湿了内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