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渣妃难孕(古言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惊肉跳的站立位(h) γцsんцωц.ωǒ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世子的唇滚烫,舌又在她口中吮吸得用力,单玉凝的身子软了软,只想伸手去抱住世子。
    下一秒,她意识到怀里还揣着永明公主好不容易送来的信笺,便赶紧按住了世子正在解她衣襟的手。
    “这可是在德昌宫,速战速决吧。”
    世子轻蔑地笑了:“速战速决,哪学来的词?”
    “难道邸下这个时候从上书房来,不是为了泄私欲吗?”
    世子抱紧了她,单玉凝微恐被世子发现胸前的异样,双手横在胸前死命抵着世子。
    世子没有松开她的意思,在她的颈边蹭了蹭道:“我想你想得都要发疯了。什么东西都看不下去,只想来找你。”
    单玉凝主动背过身去,撩起裙摆对世子道:“邸下泄了火气就赶紧回上书房吧,若是被母妃知道就不好了。”
    世子不再客气,将她死死按在墙上。
    简单地用手掏出了些淫水,便挺着粗硬又炽热的肉棒要进去。
    “嗯……嗯……啊……”♭しχs2.ⒸοⅯ(blxs2.com)
    单玉凝从来没试过这样站立的体位,又未曾在东宫之外的地界如此放肆。生怕出了声响惊动了他人,连忙咬紧了牙关,捂上自己的嘴,可即便如此,喉间还是溢出了丝丝闷哼。
    “嗯……”世子终于挺了进去,发出满足的低吟,他扶着单玉凝的腰道:“你不必忍得这么辛苦。”
    “可是……嗯嗯啊……”单玉凝回头刚想要说话,但刚一松口便是淫迷之音。
    世子也不顾她想要说什么,赶紧一手捂上她的嘴,一手搂着她的腰,开始抽插起来。房间里顿时传出淫水交织的“咕唧咕唧”声,还有动作猛烈时会发出阴囊撞击的“啪啪”声。
    韶嫔娘娘在午憩,四下寂静,就连小郡主都被永明公主带去花园玩耍,如此便显得两人的交媾声格外刺耳。
    更要命的是两人体液的腥气,不可抑制地在房内蔓延开来。
    但就是这种随时会被发现的刺激,是两人在房内不曾有的情趣。
    单玉凝紧张得小穴一直没法放松,世子的每次进入都要挤过层层迭迭的潮湿肉穴,加上精神上的刺激,更是让世子感觉心脏带着全身的神经都在跳动着。
    韶嫔娘娘的床榻间传来被褥翻动的声音。
    世子的正在抽送的动作顿了顿,单玉凝也下意识得一夹紧,但随着世子的下一次挺进,自穴内生出的一阵舒爽蔓延到全身各处,一股暖流从下面自然得喷出来,浇到了世子的囊袋上,世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潮喷刺激得一哆嗦,立刻就在她的体内释放了出来。
    两人的身子几乎是同时软了下去,但世子到底是常年练武,纵使双腿再怎么虚,还是勉强扶住墙立着。
    单玉凝全身酥软,任凭世子的大手还捞着她的腰,脑袋无力地搭在墙上喘息,就连迷离的眼神也都快阖上了。
    “明儿?是你吗?”
    两人听到韶嫔娘娘的声音吃了一惊。
    单玉凝手足无措地望向世子,可世子也还回味着刚才的兴奋里,连分身都忘记拔出来,同样迷茫得看向单玉凝。
    木制的门“呼啦”一声被打开,永明公主匆匆进来。
    只见世子满面潮红地扶着墙,怀里夹了一个虚弱瘫软的人儿,两人的下体衣物皆是不整。永明公主见状,故意背过身去摆弄案几上的花瓶,给他俩拾掇衣服的时间。
    单玉凝的脸不禁红了几分。
    永明公主能进来得如此迅速,想来刚才就一直在外面,估摸着是听到两人的声音一直未敢进来。
    两人整了衣衫,却只见墙边的蒲垫上深一块浅一块的,想来是单玉凝刚刚潮喷的水和着世子的精液滴了下来。
    就在单玉凝和世子面面相觑的时候,永明公主突然转身将花瓶里的水往两人站立得地方洒了些。
    世子眼疾手快将单玉凝拉开,那瓶水不偏不倚尽数撒到了蒲垫上。
    “明儿?”
    韶嫔娘娘又唤了一声,听声音像是坐起来了。
    永明公主朝世子使了个眼色。
    世子会意,轻轻巧巧地出去了。留下墙边的单玉凝,和墙边的一滩水渍。
    永明公主拿起案几旁的一块铺垫扔给单玉凝,又指了指墙边的那块湿铺垫。单玉凝会意,乖巧地将两块铺垫调换了。
    永明公主扶着韶嫔娘娘起身梳妆,又不好意思地笑道:“刚刚想进来看母亲醒了没有,结果却不慎碰倒了案几上的花瓶,真是扰了母亲好觉。”
    “那倒不打紧,这觉天天睡,少憩一会也不碍事。只是玉凝那孩子哪去了?我刚刚好像听到她和世子说话的声音。”
    “我料她哄了半日孩子,已然累了。正巧母亲也歇下了,我便自作主张叫她也回去歇一歇。”
    单玉凝闻言,知道永明公主是在救她,便也轻轻巧巧地离开了。
    永明公主料想单玉凝已经离开,而韶嫔娘娘又沉思不言,便往母亲身上蹭了蹭,撒娇道:“难不成母亲还要怪我不成?到底是出了嫁的女儿,还不如嫁过来的媳妇亲了。”
    韶嫔笑着拉着女儿的手道:“哪有的话?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必定是我做梦,竟梦到他们两人在我房内亲热。”
    永明公主心下一惊,但还是故意混淆道:“哼,可母亲刚才分明是在喊我的名字。莫不是母亲梦到我和驸马?皇天在上,驸马这几日外出,可都不在京城,又怎会随我进宫?”
    “就是呢。”韶嫔轻拍着女儿的手,哄她道:“我分明听到了世子和玉凝的声音,但转念一想,世子这个点应该在上书房,想来是我老糊涂了。”
    永明公主故意开玩笑道:“若真是他俩,那母亲可不得先剥了那个狐媚的皮,再好好教训世子一番。竟被女人迷惑到这等地步,白日里从上书房跑出来做这等事。”
    韶嫔满面冰冷,无情的眼睛空洞地盯着地上的裂缝道:“若此事被王上知道了,那可不就是世子玩物丧志这么简单了。”
    “不会的。”永明公主往韶嫔发冷的手心里塞了一碗热茶:“这都是母亲的梦罢了,父王又怎会知母亲的梦境?”
    韶嫔怔怔地接过茶,沉思了许久问:“你去问问世子,他可和楚妍那孩子合房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