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渣妃难孕(古言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在她的面前……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永明公主的女儿刚过周不久,正是最可爱的年纪,任见了谁都会咿咿呀呀张开臂膀搂着要抱。
    单玉凝抱着小郡主欢喜得不离手,满眼望着孩子,粉粉软软的一团,肉嘟嘟的小脸蛋,半米的眼睛,时而傻呵呵的笑着,时而吮吸着自己的小手指,时而抓着单玉凝的衣襟不放,单玉凝也总是会做出各种古怪的表情,逗得郡主呵呵直乐。
    “弟妹这么喜欢孩子,还不赶紧也生一个。”永明公主带着奶娘来,将小郡主抱走吃奶。
    单玉凝想起刚刚沁儿给她端来的避子汤,又想起之前“怀子,家亡也”的预言,只得苦笑着道:“这事,也不是我想就成的。”
    永明公主笑道:“世子邸下宠你,现在可是满城皆知。就连我这个久居深苑的人都听说,世子在你住处的太过疲劳,竟在朝会上打起了瞌睡。”
    单玉凝娇羞地朝里间韶嫔娘娘的住处瞧了一眼道:“姐姐莫打趣我,若是母妃听见了,定又要训斥我一番了。”
    “这种延绵子嗣的大事,母亲怎会说你?倒是你这肚子没动静,才真真会让母亲着急呢。”
    永明公主也往韶嫔的寝殿里间望了一眼,见母亲午睡还没有醒的意思,又确定了四下无人,方才小心地将一封信笺从怀里摸了出来。
    永明公主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嗓音道:“我这有一封从你母家带来的亲笔信,你回头寻了静处,悄悄地打开看。”
    单玉凝接了信笺,刚想说既是母亲的信,那为何不让父亲送来,竟如此大费周章地劳烦永明公主偷偷摸摸地送来。
    可她刚翻过来看到信封上的字迹时,不由得愣住了。
    那字迹,她已经多年未见,但即便再过上个叁五十年,她也依旧能记得那一手潇洒清秀的正楷。
    是姐姐?!
    姐姐林玉枫大她六岁,自幼便是姐姐带着她玩耍,母亲忙着操持家务,于她而言,姐姐是犹如母亲一般的存在。
    只是……
    那年林家军全军覆没时,姐姐分明是和父兄们在一起。按照姐姐那刚正不阿的脾性,又怎会在众人皆亡时,一人活下来苟且偷生?
    但这字迹,分明就是姐姐的!
    单玉凝很好奇这封信写得是什么,当即就要拆开,外面有人通报“世子邸下到”的声音,永明公主轻拍了她的手,叫她“收好”,随后便走出去迎上了世子邸下。
    单玉凝背对门,赶忙将信塞到衣襟里藏了。世子走来,便要吻她,单玉凝想起胸口的信,微恐被他发觉出异样,只得捂住胸将他推开道:“你疯啦?这可是在……唔……”
    世子迫不及待地将她按住她的脑袋,反手将她扣在墙上。
    单玉凝惊慌失措地想要求救,但只见屋内空无一人。
    永明公主竟然出去了!
    可是韶嫔娘娘就在屏风后的里间午睡呐!
    他竟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