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渣妃难孕(古言1v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想睡上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是再来一次,今日去上书房的点怕真得是要迟了。
    世子只得让自己胡思乱想一些东西,不让自己再去想这充满诱惑的体位和被小穴含着逐渐僵硬的分身,比如,他刚刚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他看着欲求不满像个怨妇一样瘫着的单玉凝,好像对她也没那么大的怒火。
    但在她说自己像小孩子的那个时刻,他怎么突然就火起来了。
    准确点说,不光是那个时刻,就是现在想想她说得那句话,他还是能生好几炉子的气。
    他堂堂一国世子,怎能被她一个妇道人家说像小孩子呢?
    说他像小孩,那不就意味着他比她低了一等吗?
    世子突然就明白了,因为他很想征服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却笑了他。
    笑他像个小孩子,笑他稚嫩,笑他斗不过她。
    可现在看到单玉凝眼里含着泪,扭过头不看他,世子心里又不好受了。
    世子想去给她解开被床幔缚着的手,但他刚要去拽那床幔,单玉凝就满足得叫出了声。
    “嗯啊……”
    虽只是轻轻的一声,但在世子听来犹如羽毛划过心尖,堵在单玉凝下面的小兄弟不觉又涨了几分。
    “别叫了,再叫——”
    单玉凝突然抬头咬住了他的唇,她的舌主动钻进他的口中,轻轻舔着他的上颚。
    世子本在给她解开床幔,她这一主动,也顾不上解什么东西了,抱住单玉凝的身子就开始动起来。
    单玉凝的下面本有些干涸,但经不住世子抽动,立刻又开始水花泛滥起来。
    单玉凝自己解开了松动的结,双手环上世子的颈,一直往下轻轻摸着,惹得世子好不兴奋。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世子松开了她的唇问道。
    单玉凝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手摸着他的后腰,凑到了他耳朵根边道:“我想睡上面。”
    世子一想到自己躺在下面,而单玉凝骑在在他身上,只觉得这犹如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一般。
    立刻沉下身子将她死死压住。
    “想都别想。”
    “嗯嗯……”单玉凝故意在他耳朵边上叫出了声,眼眸含情,迷离得勾着世子的眼,世子的眼神里动摇了片刻,单玉凝立刻又鼓足了气力要翻到他身上去,偏不巧世子力大,还是把她镇压在了身下。
    单玉凝见他面色不悦,微恐他又要强上一次,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便向他撒娇道:“世子邸下刚刚玩得好不快活,可我还没到呐。”
    世子坏笑起来,“原是你欲求不满啊。”
    “嗯嗯……”单玉凝故意喘出了声。
    “那本王就满足你。”
    说着世子就一面吻着她最敏感的耳后,一面缓缓动起来。
    外间的高德善突然高喊了一声:“邸下,巳时了。”
    世子闻言顿了顿,但还是吻了下来。
    高德善见里间没有动静又喊了声:“邸下,该去上书房了。”
    世子被扰乱了兴致,直起身子对着外间道:“今日告假!”
    高德善还要再啰嗦劝谏什么,世子随手从床上揪起一个枕就朝门上砸去:“本王忙于子嗣,让他们先回,就这样!”
    高德善还要再讲,世子又抢先回道:“再谏者,杀无赦。”
    单玉凝含笑看着世子气急败坏的模样,自个儿用胳膊支了,抬起一截身子,又坐下去。
    世子感觉不对,回过神来,只见是单玉凝自己动上了。
    世子将她拽来,狠狠肏了一下道:“这么急不可待,都学会自己动了?”
    单玉凝搂住他的腰撒娇道:“快给我吧。倘若我今儿要是死了,那铁定是让你熬死的。”
    世子刚要和她亲热,只听闻外间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道:“娘娘,韶嫔娘娘宫里传来话。今日永明公主携郡主入宫,望娘娘前往德昌宫阖家团聚。”
    两人交换了一下神色,即便世子可以不去上书房,但单玉凝不能不去见世子的姐姐——永明公主。
    单玉凝失落地想要起身,世子将她按倒了道:“我有速战速决的办法。”
    说着,便将自己的分身抽了出来。伸手进去又是揉又是捏,单玉凝本就在兴头上,几番挑逗便到了醉生梦死的境地。
    世子起身穿衣,瞧着她躺在床边扔在回味的模样,心里很是高兴。
    “日里在母妃那多吃点好的补一补。”
    “怎么?”
    “晚上再来。”
    世子露出贱兮兮的笑容拿起了外衣,单玉凝从床上爬起来,给他把衣的褶皱处抚平了道:“到晚上了再说吧。”
    世子拧着她的小脸道:“是不是觉得白日格外漫长,巴不得马上就天黑了?”
    单玉凝满脸娇羞,抓着他的衣襟失神想道:“真是苦命鸳鸯人。”
    “就你这还叫苦命鸳鸯?”世子笑着在她鼻头刮了下:“瞧你这欲求不满的样,放心,今晚定叫你销魂。”
    世子起身要走,单玉凝手里抓着他的衣襟没松手。
    世子要拽,单玉凝嘟嘴道:“你今天也要吃点好的啊。毕竟邸下自己也说,好不容易才能硬一次呢。”
    说完,单玉凝就立刻换上一副阴谋得逞的笑脸,世子愣了半晌想起这是做第二次时,自己哄她的话,追着要去教训她。
    但单玉凝却及时打开了门,活蹦乱跳地迎了高德善道:“世子忙完子嗣大事了,够快吧。”
    世子气得要去抓她,但高德善挡在单玉凝前面,颔首道:“再不去就真迟了,邸下。”
    世子只得乖乖跟高德善走了,边走还不忘怒气冲冲得回头瞪了单玉凝一眼,单玉凝嬉皮笑脸地跟他摆手,直到他的背影走出绮云阁,脸上还挂着似是母亲送父亲上朝离开时依依不舍的笑容。
    沁儿端了一碗汤药,福了一福道:“娘娘,该喝药了。”
    只见那沁儿满面疲惫,打扮也不是十分精致,想来是刚回宫不久,就匆匆给她煎了汤药送来,顿时有些心疼,见蜜儿在里间收拾床铺,还是故意抬脚回房在梳妆台边坐下问沁儿:“说起来,这几日怎么没见着你?”
    沁儿笑道:“娘娘昨儿个才允了我的宫假出去见哥哥,这不过也就是一日没见,怎么就觉得如隔叁秋了呢?”
    “是。我身边少了个贫嘴的人,总觉得这日子难捱。”
    沁儿嘻嘻笑着:“既如此,那下回我便不出去了。只是我不出去,娘娘的药也进不来啊。”
    单玉凝连连比了噤声,望着镜子里的蜜儿放慢了手上动作,才刻意压低的声音放慢了说:“这是你我二人的秘密,且不要再说了。让人知道了难免笑话。”
    “有什么好笑话的?”沁儿把药端出来放在妆台上:“娘娘和世子不是都想早日诞下小殿下嘛,那我去给娘娘求寻子方有什么错?”
    沁儿的声音不小,故意装得义正言辞,想要蜜儿听个清楚。
    蜜儿听清了事情原委,但依旧没敢加快速度,微恐被她们二人看出她刚在偷听。
    沁儿絮絮叨叨和单玉凝说哥哥嫂嫂的事,又强调了那求子的观音庙是如何灵验,哥哥嫂嫂婚后几年无子,去那求了不过半年的方子,次年便生了儿子。
    单玉凝端起碗喝了个干净,叮嘱道:“求子庙的事,你我知道就好。切莫传了出去,若是叫滟嫔知道了,还不知道要生出怎样的事端。”
    沁儿装作满不在意地把药碗收走,又叫蜜儿给她梳好妆,备了一点小孩家的金银首饰,做了几份软糯香甜的小点心,方去德昌宫见韶嫔娘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