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哥是病娇怎么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暗色的夜,雨幕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狂风携着透明的雨丝噼里啪啦砸在透明的玻璃上,然后在窗户上滑下一道痕迹,像是男人手臂上暴起的青筋。
    窗户没有关,窗帘时不时被掀翻而起,靠近窗户的地板上浸湿了一大片。
    透过窗户,只能看见一个瘦弱的人影坐在床上,那女孩看着也不过十八九岁,肌肤如玉,透着不健康的白,细腻的仿佛能看见血管。
    她的头发被专业的挽起,露出一张清秀的侧颜,只是眸色露出恐惧的神情,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走廊里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如鬼魅一般拉扯着女孩紧绷的神经。
    她下意识的蜷缩起身体,只是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男士衬衫,更显露出她标志的身材。
    女孩脖子上红色的吮吸痕迹像枝头上上刺眼的梅花,蔓延进胸口的衣服里。
    “不要……不要……”她小声呢喃,浑身抖得厉害。
    “咔嚓”
    房门开了。
    进来的男人长相亦是芝兰玉树,俊美无二。风把他的衣服轻轻吹起来,他像是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床上恐惧的女孩,宠溺笑笑,“宝贝,你怎么总是不关窗户,再这样不乖,我就把你重新关进地下室了,我记得你不喜欢那种地方的,对吗?”
    颜贝儿闻言瞳孔收缩了一下,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她张了张唇,没有说话。
    男人察觉到她的变化,眉头微拧,垂眸将饭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接着随意把外套扔在沙发上,他身材很好,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俊美的不可方物。
    从前颜贝儿觉得宋子瑜是这个世界上最绅士最温柔的人,他对人说话时永远轻声细语,唇角常年挂着淡淡的微笑,大方得体,雍容华贵。
    可现在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表象有多美好,骨子里就有多糜烂。
    他一边朝颜贝儿走过来,一边露出懊恼的表情,“宝贝,你怎么了?你不喜欢地下室,我以后不说了,好不好?”
    颜贝儿只是随着男人的逼近一步步退到床的内侧,最终贴在了冰凉的墙壁上。宋子瑜注视着她的躲闪,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似乎都有些维系不住,唇角勾起的那抹弧度轻轻抽搐,眼底的狠厉逐渐显露。
    女孩到底瘦小,冰凉的脚腕被男人的粗粝的手指捉住,只是一个用力,就把她拖到了身前。
    颜贝儿扯着嘶哑的嗓子,两只手握拳不停的朝着他身上挥过去,“你走开!你走开!混蛋!你混蛋!”
    宋子瑜便捉住她两只挥来挥去的手,从床头拿出皮质的手铐,把她的手拧在身后,不顾她的厮打啃咬扣上了扣子。
    “宋子瑜,你会下地狱的,我是你妹妹……你这个变态!你这样对我,爸妈在天上看着,他们是不会原谅你的!”
    宋子瑜没有说话,只是捉住了她的腰肢,男人精瘦的腰几乎抵进了她的腿心,颜贝儿能深深感受到男人跨间的物体已经越来越大,精冽滚烫。
    愤怒过后,就是一阵后怕,她知道宋子瑜现在要干什么,眼泪逐渐盈在眼眶,
    “哥,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求你,我求你好不好……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哥……”
    宋子瑜闻言,总算有了一些反应,他微微抬眸,一只手不老实的撕开她身上仅存的一件衬衣,颜贝儿浑身遍布的吻痕刺激着他的感官,他的眼底浮现出浓重的情欲,呼吸愈发粗重。
    “我不是你哥,我是你的男人,宝贝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明白呢?”他舔舐着她的脖颈,“哥哥是不会想和妹妹做爱的,只有男人才会啊……”
    她用力挣扎,却被堵住了唇瓣。
    宋子瑜外表谦和温柔,在床上却是个霸道狂暴的,而且这人还丝毫不知节制,他空闲的时候甚至是不分白天黑夜的要她。颜贝儿曾在他身下无数次求饶,实在受不住了就会哆哆嗦嗦的骂他“混蛋”,可是这些话术只会换来他更兴奋的掠夺。
    此时此刻,他卷着她的舌头就是一阵吸吮,水泽滋滋的声音暧昧的传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颜贝儿忍不住呜咽,却被他按着下巴寻着缝隙扫便她口腔的每个角落,他浑身带着栀子的气味,就连舌尖也仿佛有一阵幽香。
    可是颜贝儿却恶心的想吐。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放开她,双唇离开的刹那,一缕银丝沿着她嫣红的唇瓣滑下来,他眸色渐深,又细心的沿着唇角替她一一吮吸掉。
    她大口的喘着气,脸色也是血红色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不了,忍不住的就想要干呕。
    宋子瑜却先她一步,指尖捏住她两边7的嘴角,稍稍使力,迫使她仰着头。
    “乖,咽下去,我的口水有这么不好吃吗?宝贝,别让我生气好不好?”
    他眸色晦暗,脸色沉得恐怖,语气中却带着十足的哄诱。
    颜贝儿牙齿如糠筛般不停磕碰在一起,眼泪硕硕的往下掉,滴落在宋子瑜手背上的时候,他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抖了一下,只是仍旧狠心的没有放手。
    “唔!”
    挣扎数下后,她终于有些承受不住,慢慢的全部咽了下去。
    宋子瑜这才神情舒展,松开了控制她的手,而颜贝儿则咳嗽几声,体力不支的倒在他的怀里。
    他用力搂了两下颜贝儿,将她放倒在床上,又重重吮吸了几下她的唇瓣,眼里是掩盖不住的欣喜,“好乖,忍不住就想再亲亲你。”
    颜贝儿的手被拷在身后,脸上是一片死气沉沉的表情,唯有眼泪不值钱的不停流下来。
    这不是第一次见她哭,可每次她一哭,宋子瑜心口就克制不住一般抽抽的疼。
    为什么要哭呢……是他还不够好吗……
    他不知道。
    但是宋子瑜是最见不得颜贝儿哭的,他受不了她那双如星星一般的眼睛里沁满泪水。可是无论他现在怎么做,怎么讨她的欢心,颜贝儿都还只是哭。
    他修长的指尖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条白色的方巾,细细为她缠在眼睛上。
    看不见,应该就不会难受了吧。
    宋子瑜微微勾起唇角,心里如泡水的海绵一般满满当当,柔软而满足。
    他褪下自己的衣服,沿着她的下巴一路向下,细心舔吮她的胸口,感受她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颜贝儿咬着唇瓣只是哭,泪水很快打湿了蒙在眼上的方巾,“不要……我求你,宋子瑜,你会逼疯我的……”
    他闻所未闻,分开她细白的双腿,带着性子里自有的温和缓缓插进她的身体。
    颜贝儿紧咬唇瓣,发出如猫儿一般细小的嘤哼声,他则是脑子里一片空白,浑身都被女孩绞的很紧,心仿佛都被紧紧握住……
    他一进来就有些失控,迫切的想要更多,忍不住用力在她身体里抽送,想把她吞了,或是她把自己吞了。
    颜贝儿弓着腰,想要离他远一些,却又被他霸道的扯回来,一下比一下深入,一下比一下重。
    “唔……呜呜……好疼,好疼……”
    她到底是个少女,哪里抵得住宋子瑜这样的掠夺。
    他吻上颜贝儿的唇,“说你爱我,说出来我就轻一些好不好?”
    她倔强的不肯服输:“你做梦!”
    宋子瑜闻言,心底不知怎么就起了毁灭她的心,用力将她提起来翻了个身,让她被迫跪趴着承受他新一轮的掠夺。
    他的大掌扣着颜贝儿背后被铐住的双手,另一只手轻轻撩起她背后被汗湿的头发,将一个又一个炙热滚烫的吻烙印在她柔软的肌肤上。
    颜贝儿用力咬住床单,迫使自己不跟他再提任何求饶的话术,她喉咙里发出淡淡的“唔唔”声也是哑的不成样子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被贴合的地方都已经麻的感知不到他进进出出的律动,久到他连沙哑的声音都发不出,久到她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意识都不清楚了,他才动作愈来愈快,在她身体里灌入一腔热流。
    颜贝儿早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她被烫的轻声叫了两下,感受到男人因为痉挛而颤抖的身躯重重压在她身上,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把颜贝儿眼睛上蒙的纱布取下来。
    女孩的眼睛黯淡无光,唇角惨白的像具死透了的尸体,她的眼睛周围早已红肿不堪,睫毛还是湿的,因为惧怕眼角不停的抽动。
    宋子瑜的心骤然收紧,呼吸间像是万根针插进了肺腑,他尽可能的哄她,“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怕,哥哥在呢。”
    哥哥……
    颜贝儿脑袋昏昏沉沉,眼神仍是空洞的,因为过度的哭泣使她觉得面前的人都是模糊的。
    双眸落在他脸上的那刹那,她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些无数被宋子瑜保护的日子,那个她爱的,她尊重的,她依赖的……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哥哥啊……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颜贝儿努力扬一个微笑,轻声而又小心的问他,“哥哥,我只是在做噩梦吧,我还会醒过来吗?醒来了你还会像从前那样给我梳头发吗?”
    她感受到身上的人也轻轻颤抖,宋子瑜埋在她的心口,有灼热的液体滴落在她的左心房上,像被贯穿了一个洞。
    窗外的风愈来愈大,“砰”的一声,靠近窗台的茶杯被卷落在地上,散成一大堆碎片。
    颜贝儿知道,她早就如同这个杯子一样,再也拼不起来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