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凰女(古代 NP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2唐璃话说完 χīτóηɡ⑧9.có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心爱的女人成亲了,即使这不代表未来不能亲近她,终究心里还是不舒服,他的地位,甚至不如唐五。
    这种不舒服的感受与日具增,只能靠着时间冲淡,只能靠着对唐璃的爱意来减缓,他就不信他持续的付出,唐璃会看不见,他相信她会把他放在心上,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
    他不服气,他觉得他比唐五更好,可是却又能理解唐璃的决断。
    其实唐璃的选择是正确的,侧君不管是选他还是选越宴,他们谁也不服谁,如果选了他们,就连聂钧都能有意见,可唐璃选了唐五,一方面唐五对他们来说最不具威胁X,一方面来说,他们其他三人和唐璃在一起,起先都具有强迫的成分在,他们多少有些愧对唐璃,也只有选了唐五,能让他们三人和平相处。
    唐璃要比唐予和商灿想得更拎得清,她所做的决策,并不单单是因为他个人的情感,这背后还融入了她对后院的平衡之道。
    商灿从一开始的诧异,到最后品出了唐璃的制衡之策,他抚掌而笑,徒儿聪明,师傅哪有不高兴的,“行,咱们来日方长。”
    商灿这话说得意味深长。
    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又可以说,他其实具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一股韧X在。
    “世子爷还是别瞎搅和了吧,世子爷回到京城,依旧是姑娘们最欣赏的翩翩公子,又何必困入太女的后院之中?”卓彧品出了商灿的认真,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τíаймēíχs.cǒм(tianmeixs.com)
    商灿但笑不语,拿起了酒杯,一杯酌过一杯。
    外界的喧嚣和角力不为唐璃所知,这一夜,对其他五个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远行的唐缜亦拿几了酒盏,不曾饮过的劣质酒水,烧灼了他的肠胃,思念与愁肠并进,还带着那晦涩说不出的欲望,想在梦里梦她,却无法把自己灌醉。
    而那令人心心念念的正主儿,如今却是面临人生四大乐事中的洞房花烛夜,她生命中的磨难正式结束,能够执着自己丈夫的手,继续往更高处走。
    婚房的布置以红和金为主,大红的禧字、与人同高的龙凤花烛,就像是一般民间的婚礼一般,这是文薙刻意保持的样貌,他们的婚礼注定与众不同,可有一些具代表X的布置他还是想要保留。
    他希望所有吉祥的寓意,都能够留存在这段婚姻当中。
    两人携手进了洞房以后,喜娘依着俗礼端来的半生不熟的子孙饺子,在唐璃喊了“好生!”以后,文薙笑得很开怀,他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有子女,可是他如今却是十分期待能够有一个既像他,又像她的孩子。
    吃了子孙饺子后,他们共食的鱼肉和肉靡,在咬下肉米的那一瞬间,文松湓谔屏У淖旖乔崆嵬盗艘桓鱿悖材锩俏孀抛焱敌Γ屏б徽帕澈斓贸銎妫桓蚁嘈乓幌蚋呃涞奈乃S居然也做起了这种偷香窃玉的事儿。
    最后是交杯酒。
    唐璃已经喝了不少,文薙亦然,文薙想来是微微的醉了,脸上的喜形于色,笑得十分的灿烂。
    唐璃很喜欢文薙笑起来的样子,看得目不转睛。
    两人手勾着手,一同饮下了交杯酒,文薙这才开口问道:“阿璃在看什么?”
    “在看咱们阿薙有多俊。”唐璃话说完,都上手了,她的手掌抚着文薙的脸颊,文薙的手扣在她的手背上,脸贴着她的手掌心,歪着头看着她,两人凑得极近,在这样的距离之下,文薙那一双灿若星河邈远深邃的眼眸比平时更加的诱人。
    “登徒女。”文薙反掐了一下唐璃的脸,他凑近了唐璃,低下头吻她,洗娘见状,低下了头,纷纷退出了喜房,偌大的喜房里,瞬间只剩下一对恩爱的交颈鸳鸯。
    其实文娘娘挺骚的(不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